全站搜索:
2020年08月09日 星期日 农历庚子年 六月二十 鼠
 
【地域文化】 >> 瓯越刘基
刘基与瓯越文化论略
来源:浙江省文成县刘基文化研究会 浏览:5334 2011-5-22


      现在,人们是越来越多地将刘基与瓯越文化捆在一起的了。这捆在一起的依据不外是:刘基的故乡南田一九四八年从青田县划归文成县,刘基的籍贯也就从青田变成了文成,而文成隶属温州,温州又略当瓯越,故刘基是温州人,故刘基文化是瓯越文化的一部分。不难看出,凭刘基籍贯的偶然变换来论证刘基与瓯越文化的必然联系,这种做法是牵强的,肤浅的,未能令人信服的。那么,刘基与瓯越文化到底有没有事实上的内在联系呢?回答当然是肯定的。而这内在联系的真正依据又到底是什么呢?本文试图论证之。
 
一、从刘基故乡的地理环境看刘基文化的瓯越根基
      论证刘基文化的瓯越根基,似乎是不大可能的。在一般人的观念中,“瓯越”指的就是温州;大家又晓得,刘基是元末明初处州(今丽水地区)青田人,青田至今仍属丽水。况且,刘基在温州一带的活动也不是很多。如此,刘基文化哪来的瓯越根基?
    要解答这个疑问,就有必要对“瓯越”和“根基”的概念进行界定。
    先说刘基文化的“根基”。刘基文化的形成原因是复杂的,这有刘基本人的原因,如他超凡的禀赋,深厚的学业,丰富的实践,特殊的遭际,更由于他当时的时代背景及家庭状况。但有一点也是非常重要的,这就是他的故乡及其附近环境对他的影响。刘基少年时期一直在故乡生长、生活,直到十四岁才入处州郡庠读书。那是他第一次出远门去接触陌生的世界。他在家乡的日子是久长的,在六十五岁的生涯中,就有近三十年的时间在家乡度过。他的家乡及其附近的风俗习惯、社会关系、生活方式无不会对他产生重大的、深刻的影响。这,难道就不是刘基文化的根基?
    再说“瓯越”。文化区域和行政区划的概念是不同的。文化区域是古代沿袭或俗成的区域,是经长时期形成的,具有较大的稳定性;而行政区划则带有一定的人为性,在一定条件下是允许有所变动的。这里的“瓯越”就是文化区域意义上的概念,跟行政区划意义上的温州不同。比如温州政区,其范围曾经几度变动,而文化意义上的瓯越就没有随着它去变化。可见,通常作为温州别称的“瓯越”和“瓯越文化”中的“瓯越”,含义是不可混同的,后者的范围可以比前者更大些,不可将某些行政区划不属于现今温州的地带摒于瓯越文化的区域之外。
    那么,表示文化区域的瓯越到底具体指什么呢?我们知道,在浙南的广大地区,横贯着三大河流,西东走向,犹如“三”字,由北及南,依次排列,它们是瓯江,飞云江,和敖江。这三大江河的水系流经降水丰沛的山区,水量丰富而稳定,支流较多,延伸较长,这样,就共同将浙南这片土地紧密地联成一体了。任何地域文化都是以自然区域为基础的,瓯越这一文化区域,其范围就大致相当于这三江流域。当然,瓯越的疆域是模糊的,不可能像行政区划那样,指出它的精确边界。但是,三江流域的相对中心区域则肯定处于瓯越的范围之内。至于三江流域的边区,则要看它附近其他地域文化对它的吸纳力如何了。
    说到这里,我们就不难明白,要论证瓯越是否是刘基文化的根基,就有必要对刘基的故乡南田与瓯江和飞云江等流域之间的关系进行考察。
    刘基的故乡南田,在文成县的西北部,青田县的南面。文成县,位于温州市西部,飞云江中游,东连瑞安,东南连平阳、苍南;青田县,位于温州市西面,瓯江中下游,东连永嘉、瓯海,东南连瑞安。南田,恰处于飞云江流域和瓯江流域的衔接地带。
    南田虽地处山区,但并不是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我们从南田过去的交通状况,可以看出它和附近区域的交往向度和联系程度。南田镇出境的交通旧道主要有四条:
    一是东南行经三源、二源、篁庄到大峃。大峃,文成县的县治所在地,位于飞云江中游最大的支流泗溪的两岸;泗溪的出口处峃口,距大峃仅14华里,交通便利,除有陆路,水路亦可通竹筏。文成建县前,大峃长期隶属于飞云江下游的瑞安县。
二是东行经朱阳到玉壶。朱阳即谈阳,刘基曾奏请朱元璋在此设巡检司;玉壶,为我省著名侨乡,位于飞云江中游的第二大支流玉泉溪两岸,距玉泉溪的出中处瑞安营前仅30多华里,除陆路外,水路亦可通竹筏。文成建县前,玉壶亦长期隶属于瑞安县。
    南田与玉壶的联系情况,我们可以从刘基之孙刘廌的一首诗中得到反映。刘廌有《送徐仲成还玉壶山兼柬胡叔瑾》诗,诗中提到了玉壶的一些朋友。虽然“可怜瓯括百里间,阻隔嶙峋万峰列”,“艰难会晤动旬月,倏尔又复言归旋”,但朋友间的接触还是比较频繁的,能十来天、个把月会面一次。从旧道的大小看,南田通向大峃的,远远超过玉壶的,所以南田和大峃的联系程度必定超过玉壶。从以上情况看,南田跟飞云江流域的联系是相当密切的。
    三是南行经三滩、甲边、西里到石庄,或经横山、梧溪到西坑。此道所通区域当时为青田县辖地。
    四是北行经武阳(刘基故居)、岭根,顺沿瓯江支流小溪到青田的湖边。而湖边与石溪、鹤城镇(青田县县治所在地)连成一片,组成面积约132.5平方公里的河谷平原。瓯江从湖边至温溪镇下花门出境,入永嘉县南端和瓯海县北端,经温州市区在灵昆岛分流入温州湾。县内的26.2公里河段,落差小,水势平缓,可航行5~20吨机动船;境内有7公里是感潮河段,温溪、沙埠、港头、高岗一带每天都有两次潮汐涨落。县城通往邻县的陆上古道有六条,其中最主要的一条是,经平演、圩仁、彭括、大峙至永嘉县境(今瓯海县),全程23华里。从上面的地理位置、水文特征和水陆交通情况看,青田属于典型的瓯江流域。
    刘基的故居武阳是南田镇通往青田的必经之路,虽非南田的中心,但它和青田联系的密切程度远远高于南田的其他各地。南田以前一直由青田管辖,在青田地方政府的长期管理下,南田跟青田的联系大为加强,经济、社会、文化也必渐趋相同。可见,南田与瓯江流域的联系是十分密切的。
    我们说南田及其附近区域处于瓯越区域之内,是还可从两者的生活方式、风俗习惯、宗教信仰和语言等方面的类同中得到印证的。
    诚然,元末明初的青田隶属处州,处州的政治、文化及经济对青田会产生一定的影响,但是,元朝以前青田和温州有着更深的联系,一直同属东越、东瓯、闽中郡、永宁县和永嘉郡,青田无疑属于瓯越区域。即使元时青田纳入处州,也离刘基时代不远,仅二三十年的时间。在这很短的时间内,处州不可能马上使青田脱离瓯越区域,因为,文化区域具有很大的稳定性,非一下子就能改变的。
    总之,从地理环境看,刘基的故乡南田与飞云江流域和瓯江流域都有着密切的联系,而刘基的故乡及其附近区域是刘基文化的根基,故从某种意义上说,刘基是瓯越的儿子,刘基文化是瓯越文化的产物。
 
二、从刘基的思想特色及其形成原因看刘基文化与瓯越文化的联系
    关于刘基的思想特色,周群先生作了比较具体而准确的论述。他认为,刘基的儒学思想突出地表现了兼综众说且以入世致用的特质。他的“必有见于行”的知行观,“行”是核心;他的“仁”、“勇”兼济的“成人之道”,基本继承于浙东学派,带有明显的经世色彩;他的该洽“鄙事”、淹通“九流”的学问特色,更贴近生活,便于实用。周先生认为,刘基的学术思想是明显着染了永嘉之学的传统的。
    永嘉学派,是南宋时在瓯越区域内开始形成的一个学术流派。其名因主要人物薛季宣、陈傅良、叶适等均为永嘉(郡治今浙江温州)人而来。它反对朱熹、陆九渊的理学,认为“道”存在于事物本身之中,离开具体的客观事物不可能有抽象的“道”存在。提倡功利之学,反对脱离实际的烦琐议论。可见,刘基的思想特色和永嘉学派是何其地类似!
    提倡“经世致用”、强调“事功之学”诚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倾向,但相比较而言,刘基和永嘉学派的思想家们对此的情感更为强烈,态度更为鲜明,追求更为实际,目标更为切近,对“用”,是毫不掩饰的。特别在理学占统治地位的当时,就更彰显出他们“经世致用”的思想特色了。
    刘基思想特色与永嘉学派的类同,实质上也是与瓯越文化的类同。因为,永嘉学派虽形成和盛行于南宋,但其精神是贯穿于瓯越文化发展的始终的,它是瓯越文化在特定的历史阶段中的一种特殊表现,是瓯越文化的典型代表,它的学术思想特点,是瓯越文化特点的凸现。
    那么,刘基思想特色与永嘉学派或瓯越文化的类同,是否仅仅是一种偶然的巧合呢?绝不是,那是有着内在的根据和深层的原因的。不用说,刘基少年时期生活的家乡及其附近区域的环境,对他思想的影响是深刻的、巨大的,这是主要的原因。周先生还从学统的角度进行了分析,我以为这也非常重要。刘基早年师从的饱学之士郑复初,在《宋元学案补遗》中被列于《艮斋学案》,“艮斋”,即是开永嘉学派之先河的薛季宣的号。不过,在尚未弄清楚刘基和郑复初具体的授受情况之前,单凭刘基早年曾师从过郑复初,便断定他是永嘉学派的直接继承者,也似乎太仓促了点。
    要探究刘基思想特色与永嘉学派或瓯越文化类同的内在根据和深层原因,还需跳出瓯越文化区,应从更宽泛的范围进行考察。而浙东地区,便是一个较合适的定域。我们确定这样一个范围,主要是由刘基成年期的实践活动的范围而定的。因为,一个人成年期的活动的环境对他的影响也是非常巨大的。综观刘基成年期的行迹,除了四、五年的在与江浙行省相邻的江西做官外,大致没有超出过当时江浙行省的范畴,他主要活动于处州、绍兴、杭州、南京等地,而这些地方,正是属于产生浙东学派的浙东文化区。
    浙东学派,是“培育、繁盛、庚续、流行于浙东这一既定地域空间之中的一种相对统一性的学术思想及其精神的传承系统”,“所谓南宋浙东学派并不仅仅存在于南宋,而是自南宋以后一直存在着的”。它提倡经世致用,强调事功之学的重要性。
    我们将刘基思想与浙东学派一相对照,就觉得它们是惊人地相似。从刘基思想形成的浙东文化区的背景和其思想特色看,我们将刘基纳入浙东学派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依地域分布而言,浙东学派包括永嘉学派、永康学派和金华学派。金华学派首倡经世致用,调和朱熹和陆九渊理学的争执,但倾向心学;永嘉、永康两学派则反对理学家空心性命理,更强调事功之学的重要。不管浙东学派各分派如何有分岐,但它们能形成一个共同的学派,必有它们共通的东西。这共通的东西,就主要体现在各派所共同具有的必期于经世致用的治学取向。
    我们无意硬是将刘基纳入永嘉学派,但不管他属于浙东学派的哪一支,我们都有理由将他和永嘉学派或瓯越文化作内在的联系。因为,既然浙东各学派之间是相通的,刘基思想与永嘉学派自然也是相通的,与瓯越文化自然也就是相通的了。
 
三、从民间故事传说看刘基在瓯越俗文化中的地位和影响
    瓯越文化,通常被人们仅仅理解为一种雅文化,士文化,往往跟书面典籍、学术流派联在一起。其实,瓯越文化是有层次之分,雅俗之别的,它还包括底层文化,俗文化。瓯越雅文化和瓯越俗文化都是根植于瓯越土壤中的两棵大树,我们切不可只重“雅”而轻“俗”。而流传于瓯越区域中的民间故事传说 ,就是瓯越俗文化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下面,我们通过对瓯越刘基民间故事传说的剖析,来揭示刘基在瓯越俗文化中的地位和影响。
    刘基民间故事传说在瓯越一带流传很多,足够编成一部《瓯越刘基民间故事传说集》,如《百里坊》、《白鹿城》、《矮凳桥》、《中秋月饼》、《吃力不讨好》、《菩萨搬家》、《千读百温》、《红米的故事》、《南田田土为何恁肥》、《蓑衣县令》、《智囊筐》、《江水送还乡》、《撕碎坟墓图》、《三十六圹坟》等等。
    诚然,民间故事传说中的刘基不同于历史上的刘基。但我们切不可凭此就低估甚或否认民间故事传说对刘基研究的价值。因为,民间故事传说中的刘基是千百年来广大民众心目中的刘基,是民间对刘基的普遍评价;刘基民间故事传说的广泛流传,也说明了刘基在民间的深远影响。同理,广泛流传于瓯越一带的刘基民间故事传说,反映了长期以来瓯越民众对刘基的高度评价,说明了刘基在瓯越民间的深远影响。
    我们知道,流传于瓯越地区的刘基民间故事传说是瓯越民众集体创造、集体享用、集体保存和传承的。瓯越民众既是这故事传说的创作者,又是听众,这跟个体的文人作品的作者和读者分离的情况不同,而是合二而一的。虽然有的刘基民间故事传说是由某一部分人首先创作的,但它的传播是得到了瓯越民众的认可,是经过广大传播者的加工改造的。没有这样的认可和加工改造,就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民间故事传说。这样,反映在瓯越刘基民间故事传说中的思想情感,就不只是某少部分人的思想情感,而是瓯越民众对刘基的普遍看法和评价,是瓯越民众的一种集体意识。而这种“集体意识”是持久的,并非某阶段的时尚思潮。因为,刘基民间故事传说是代代相传、经久不衰的,数百年来其形式和内容并无多大的变化,具有相当的稳定性。这样,反映在瓯越刘基民间故事传说中的思想情感,就不只是某一代人或某一时期的民众的思想情感,而是瓯越民众世世代代的思想情感,充分体现了刘基民间故事传说的瓯越传统文化的深厚底蕴。并且,刘基民间故事传说具有轨范性,起着教科书的作用,但它不同于一般的教科书。一般的教科书往往具有较强的意识形态,带有一定的目的性和强制性,它寄寓的思想意识不一定能被读者接受,而流传过程中的刘基民间故事传说,其蕴含着的思想情感与传播者的思想情感是完全相融的,民间故事传说中反映的刘基,就是传播者心目中的刘基,是他们所认为的确确实实的刘基。这“刘基”,虽不是历史上的刘基,但却是民众心灵中的真实的刘基。
    当然,刘基民间故事传说不只是流传于瓯越地区,还广泛流传于全国的其它不同区域;刘基民间故事传说不只是反映了刘基和瓯越俗文化的关系,也反映了刘基和其他地域的俗文化的关系。但有两点需引起大家的注意:一是瓯越刘基民间故事传说的数量之多,二是在瓯越的历史人物类民间故事传说中,刘基民间故事传说的比例之重。
    我们虽未对刘基民间故事传说的传播情况作具体的统计,但从现在掌握的材料看,瓯越刘基民间故事传说是大量的,是远远超过其他区域中的刘基民间故事传说的。单文成县所搜集到有关刘基的故事传说就不下六七十篇。而同类民间故事传说在不同区域中的流布情况,反映了不同区域的民众对某一事物或人物的接受程度和某一事物或人物对民众的影响程度。瓯越地区的刘基民间故事传说的数量远远超过其他区域的情况,正说明了刘基在瓯越民众中的影响是远远超过其他地域的,刘基和瓯越俗文化有着更为密切的、深刻的关系。
    在瓯越地区中,历史人物类的民间故事传说是比较丰富的,如刘基的、张阁老的、王十朋的、谢灵运的等等。其中,刘基和张阁老的故事传说无疑是流传最多、比重最大的。我们且不分刘基和张阁老谁轻谁重,但至少可以说明,刘基在瓯越民间的影响,远远超过一般的历史名人,其民间地位非常地崇高。我们可以断定,在瓯越民间,刘基的影响要比叶适的大,地位要比叶适的高,虽则叶适在瓯越雅文化中的影响和地位是无人超越的。
    另外,民间故事传说并非纯粹的凭空设想,有不少民间故事传说还是有一定的历史依据的,隐含着某些历史的成分。刘基民间故事传说能为我们提供刘基历史的某些线索,能补充正史对刘基记载之不足。
可以这么说,刘基民间故事传说是刘基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刘基民间故事传说,不应仅仅是搜集整理,更重要的是对它进行理论的思考和研究。
 
四、余 
    将刘基和瓯越文化进行联系的依据和理由,以上三个方面当然是最为重要的,我以为,这每一个方面都可以写成一部大书。而以下几个方面,也是大有文章可作。
    一是刘基和瓯越人士的交游。 交游情况是人生阅历的重要组成部分。刘基与温州人士的交游是比较广泛、频繁的,和他交往的温州人物有著名戏曲家、《琵琶记》的作者高则诚,有平阳的土豪周宗道,有武艺高强的横舟和尚,以及教书先生洪元诚等。另外,刘基与文成二叶的交往也十分密切。二叶,即旧属瑞安郭公阳紫华山(今文成县公阳乡)的叶葵和叶蕃。叶葵,生于1306年,卒于1375年,享年70岁;叶蕃,生于1315年,卒于1382年,享年68岁,他们是同祖父的堂兄弟。叶蕃曾任永嘉儒学训导,与刘基交情甚笃,叶蕃有一女嫁刘基之侄刘瓒。刘基死后五年,叶蕃为其词集《写情集》作序。叶葵,至正十年(1350)避乱携家迁居瑞安塘下;十七年寓居温州,朱元璋所部攻克温州后回归紫华山,后又迁居白石山。 龙泉章溢(与刘基、宋濂、叶琛被朱元璋尊为“四先生”)、胡深(曾任朱元璋王府参军)都师事过他。胡深、章溢与刘基在处州一起“谋括寇”,他们是过从甚密的,刘基还为章溢的龙泉匡山书屋写过一篇著名的《苦斋记》。此时,胡深迎叶葵到处州军幕,对他非常尊重;章溢时任浙东按察副使,率弟子受教于叶葵,并请他到匡山书院讲学。(11)从以上事实看,刘基是肯定与叶葵有过接触的。
    二是刘基的宗亲、姻戚在瓯越特别是温州的流布。刘氏宗族在温州一带的流布十分广泛。文成、平阳、苍南、瑞安、瓯海、温州诸县市的刘姓,大率为刘基后代,都奉刘基为太公。他们存有的特殊家风,是刘基宗族文化与当地社会相结合的产物,是刘基文化在温州存在、发展的一种表现。而永嘉县碧莲镇的刘氏,更需我们注意。元至正二十七年(1367)碧莲镇上村建刘氏宗祠,洪武三年(1370)刘基为之题楹联。(12)奇怪的是,洪武元年(1368)朱元璋敕封刘基上三代为“永嘉郡公”以后,此祠即改名为“永嘉郡公祠”。此祠供奉的到底是谁?与刘基上三代有什么关系?还有,当时刘基的故乡南田隶属于处州府的青田县,可朱元璋为什么敕封刘基的上三代为“永嘉郡公”?他们与永嘉郡又有什么关系?这些涉及刘基文化的渊源问题,值得我们好好探究。
刘基的姻戚在温州的分布情况也不可忽视。姻戚关系反映着一定的社会关系,对刘基的思想、文化的形成也是一定影响。
    三是刘基涉及瓯越特别是温州的诗文。刘基诗文直接描述家乡和涉及温州人事的不少,达数十篇(首)之多。有寓言《冯妇》,檄文《谕瓯括父老文》,诗歌《在永嘉作》、《题富好礼所畜<村乐图>》、《九叹九首》之九、《丙申岁十月还乡作七首》等等。从这些诗文中,能约略看出刘基在温州一带的活动情况,特别是从其对家乡的思念、歌颂的众多诗篇中,更能表现出刘基的恋乡情结,从一个侧面印证了南田及其附近区域对刘基思想和文化的深切影响。
 
    刘基和叶适是瓯越文化星空中的双子星座,如果忽略了其中的任何一位,瓯越文化的研究就都将是严重的缺憾。我们对刘基和瓯越文化的关系进行多角度、全方位的考察,这将大大丰富瓯越文化研究的内涵,对“温州学”的发展是个不小的贡献。但本文的探讨还是粗略的,谫陋的,不全面的,这就有待来日,更有待时贤了。
 
注: ①林家骊 点校《刘基集》,第649~655页,浙江古籍出版社;
 
   ②吴鸣皋 《文成乡土志》,第296页、449页;
 
   ③《诗词.楹联.匾额选》,第15页,文成县风景旅游管理局;
 
   ④《青田县志》,第331页,1990年版。
 
   ⑤⑥《刘基儒学思想刍议》,浙江工贸职业技术学院编《全国刘基文化
 
研讨会论文汇编》第6~8页。
 
   ⑦⑧董平《浙东学派及其精神》,《浙江精神之哲学本源》,浙江古籍出版社。
 
     ⑨《刘伯温故事》,文成县风景旅游管理局。
 
     ⑩《中国民间文学集成文成县故事歌谣谚语卷》第18页。
 
    (11)《瑞安市志》第1587页,《文成县志》第298页。
 
    (12)《永嘉县志》第1112页,2003年版。
 
(原载《明代温州文化研讨会论文选集》,2006年)
 

   
编辑:五有先生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中国文成网  主办:文成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文成县刘基文化研究会 承办单位:文成县新闻中心
地址:浙江温州文成县大峃镇体育场路2、3号 QQ:139770577 QQ群号49209250 电话\传真:0577-67810666
电子信箱:www.66wl.com@qq.com 技术支持:文成县新闻中心
 鄂ICP备07006441号-1

   
作者:陈胜华 编辑:五有先生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中国文成网  主办:文成县人民政府 文成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浙江省工贸职业技术学院 文成县刘基文化研究会
地址:浙江省文成县大峃镇广电大楼11层 QQ:1287162275 QQ群号164096749 电话\传真:0577-67810666
电子信箱:1287162275@qq.com 技术支持:文成县新闻中心
  浙ICP备09016974号-2 浙公网安备 33032802000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