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2020年08月10日 星期一 农历庚子年 六月廿一 鼠
 
【地域文化】 >> 瓯越刘基
刘基和永嘉学派浅析
来源:《刘基与刘基文化研究》 浏览:5733 2011-6-26


刘基和永嘉学派浅析

  陈守文   胡允革

 

摘要:刘基从小受教于永嘉学派传人,和永嘉学派有师承之实。他承绪事功之学,以“见于行”、“措诸用”为旨归,和永嘉学派有共同的事功理论;他“敬以一之,仁以行之”,和永嘉学派有共同的事功实践;刘基和浙东事功学派、永嘉学派诸领袖虽然有不同的人生轨迹,但却有着共同的事功目标,通过经世治国,取得共同的事功业绩。

关键词:永嘉学派;传人;师承之实;事功之学; “见于行”、“措诸用”;“敬以一之,仁以行之” ;经世治国

作者简介:陈守文,浙江工贸职业技术学院刘基文化研究所所长,文成县刘基文化研究会副会长;胡允革浙江大学历史系毕业,荷兰源泰国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总裁,旅荷华侨总会名誉会长,欧洲浙江大学校友总会会长,荷兰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皇家绅士,荣誉教授。

 

 

     对刘基和永嘉学派,南京大学周群教授作了许多翔实的研究,在其著作《刘基评传》,《刘基儒学思想刍议》,《浙学之双壁——陈亮对刘基的影响考论》等均有专题论述,本文对周群教授研究成果多有借鉴和采用,主要的巳在注释中指出。此外,拙作《刘基与叶适比较研究》也有论及,其余则不多见。现我们不惴冒昧,再谈些粗浅想法,以求教于方家。

一、        师承永嘉学派,承绪事功之学

1、 刘基的故乡南田和永嘉地缘相近,同属瓯越区域。

        陈胜华《从地理环境看刘基文化的瓯越根基》论及,在浙南的广大地区,横贯着三大河流,西东走向,犹如“三”字,由北及南,依次排列,它们是瓯江、飞云江和敖江。这三大江河的水系流经降水丰沛的山区,水量丰富而稳定,支流较多,延伸较长,这样,就共

同将浙南这片土地紧密地联成一体了。任何地域文化都是以自然区域为基础的,瓯越这一文化区域,其范围就大致相当于这三江流域。刘基的故乡南田,恰处于飞云江流域和瓯江流域的衔接地带。

椐吴鸣皋《文成乡土志》和陈胜华《从地理环境看刘基文化的瓯越根基》考察,南田镇出境的交通旧道主要有四条:一是东南行径三源、二源、篁庄到大峃。大峃,文成县的县治所在地,位于飞云江中游最大的支流泗溪的两岸;泗溪的出口处峃口,距大峃仅14华里,交通便利,除有陆路,水路亦可通竹筏。文成建县前,大峃长期隶属于飞云江下游的瑞安县(属温州管辖)。二是东行径朱阳到玉壶。朱阳即谈阳,刘基曾奏请朱元璋在此设巡检司;玉壶,为我省著名侨乡,位于飞云江中游的第二大支流玉泉溪两岸,距玉泉溪的出口处瑞安营前仅30多华里,除陆路外,水路也可通竹筏。文成建县前,玉壶亦长期隶属于瑞安县。三是南行经三滩、甲边、西里到石庄,或经横山、梧溪到西坑。此道所通区域当时为青田县辖地。四是北行经武阳(刘基故居)、岭根,顺沿瓯江支流小溪到青田的湖边。青田属于典型的瓯江流域。

总之,从地理环境看,刘基的故乡南田与飞云江流域和瓯江流域都有着密切的联系。

     刘基原籍青田距温州50公里,瓯江横穿青田,属瓯江中游,从青田温溪入永嘉县境,相矩20多公里。早在南北朝时,青田归属永嘉郡。南北朝(宋)郑缉之的《永嘉郡记》曰:“青田有草,叶似竹,可染碧,名为竹青,此地所丰,故名青田。” 从古至今,青田隶属几经变更,春秋时期,青田属瓯越地,东晋太宁元年(323年)属永嘉郡,中间一度改为处州、括州后,607年又改为永嘉郡,至元代属江浙行省处州路,明属处州府,清康熙六年(1667年)属温处道处州府,191111月,属温州行政区,1949年,属温州专区。1963年后属丽水。如上所述,青田与温州、永嘉相连,相互交叉重叠,渊源深厚。温溪以下瓯江水域宽广,常年通航,古时坐木排、帆船、舴艋船,顺流而下,浪里飞舟,十分近便。青田无疑属于瓯越区域。即使元时青田纳入处州,也离刘基时代不远,仅二三十年的时间。青田学者留葆祺在《述评叶适、刘基,解读“温州模式”》也说:“青田离海滨不到百十公里,处处看青田,以为与温州粘在一起,这也难怪。因为历史上几度划归温州……地缘、历史、人文、民风民俗……各方面都与温州相近。”瓯越,可理解为广义的温州,指温州地区,即今温州市所属各县区及周边地区,包括青田和现在的文成;永嘉,原温州州治所在地,温州首邑,当时是繁华的州城,狭义指温州市区和旧永嘉县城区,广义历史上也包括青田和现在的文成。

2、刘基先人、家人和永嘉关系十分密切,是刘家荣耀之地。

丽水、温州一带彭城郡、永嘉郡刘氏后裔皆奉刘延庆(刘基上七代始祖)为“一世始祖”。永嘉郡刘氏始自刘基,它是彭城郡刘氏的分支,郡名系明太祖朱元璋赐,朱元璋一连下了五个封诰,把刘基的祖父、父亲封为“永嘉郡公”,把刘基的祖母、母亲和妻子封为“永嘉郡夫人”,刘基文集中保存着相关封诰。早前青田有过属于永嘉郡的史实。在明初也许曾经有过青田属于永嘉郡的一段日子。永嘉郡包含青田,青田属于永嘉郡一部分。否则上面和下面的历史都不好理解,查查《青田县志》也许会有结论。《青田县志·叙山》:“石门山:县西七十里,道书为石门洞天。临大溪,两峰壁立,高数百丈,对峙如门,深入为洞,可容数千人。六月生寒,飞瀑千仞,中断,滃蒙作雨状,随风飘洒里许,近视如烟云散聚,有气无质,冬夏不竭。积瀑迥激,为潭深数十丈。”《永嘉记》云:‘城门山瀑布水,值风散为雨,遇日化为青虹’即指此也。瀑次有亭曰喷雪,曰气泉,曰银河万古。亭右有石门洞天楼,顶有轩辕邱,旧在榛莽。晋永嘉太守谢灵运蹑屐来游,始开此洞。岩壁镌刻及碑勒题咏甚多。元廉访副使王侯于洞西建石门书院。谢客堂今废”。可见刘基就读的石门洞即是青田的,又是永嘉的。正如刘基故居南田原属青田,现属文成,其实就是同一个地方。又,元至正二十七年(1367)永嘉县碧莲镇上村建刘氏宗祠,洪武元年(1368)朱元璋敕封刘基上三代为“永嘉郡公”以后,此祠即改名为“永嘉郡公祠”。洪武三年(1370)宋濂为之题楹联:“为帝者师,为王者令,亘古中山第一;如日之光,如月之明,于今碧水无双。”

刘基为之题楹联:

青田与碧莲,支分通脉络,后汉承前汉,吾宗既彼宗;

礼乐光先德,诗书迈古风,参商居两地,谱牒万年同。

刘基所题楹联是写实的,非常有意思,青田与永嘉(碧莲)是一家人,历史上是同一个祖宗的。相信这样严肃的事,刘基是不会乱说的。现存南田《刘氏宗谱》中《永嘉刘氏世系》载:“基,字伯温,行永七,诚意伯,谥文成。夫人富氏、陈氏、章氏。享年六十五,……”,认为刘基是“永嘉刘氏”。另外刘基为故乡写过许多诗,其中《八月自台州之永嘉苍岭》、《在永嘉作》等,为四十二岁时作品,中有“旗帜满山泽,呜呼行路难”,诗曰:“顾瞻望桑梓,慷慨起长叹。”也是把永嘉作为家乡的。

3、刘基从小受教于永嘉学派传人,和永嘉学派有师承之实。

刘基是永嘉学派的直接继承者,他早年师从的郑复初,便是永嘉学派的传人。郑原善,字复初,玉山(今江西玉山县)人,延祐年间进士,曾任德兴县丞,处州录事,录事是掌管文书的属官,颇有政绩,因遭诬构离职,不久即病故。宋濂曾作《悲海东辞》为郑复初的遭遇鸣不平,为其病逝而痛惜:“善人云瘁 ,邦其棘矣。倬彼昊天,冒此下民,彰善瘅恶,胡莫之惩。”郑复初是一位“精通伊洛之学,望重当世”的饱学之士,被“四方从之者号为‘四经师’”。据郑复初的生平事迹,他并未曾专门司职于教育部门,刘基当是在府学接受了系统学习后,“讲理性于复初先生”的。刘基师从郑先生,苦读八年,“闻濂、洛心法,即得其旨归”,为此,郑复初十分器重,对刘基父亲说:“吾将以天道无报于善人,此子必高公之门矣!”

刘基的学术思想也明显着染了永嘉之学的传统。刘基幼时即习《春秋》学,后又师从郑复初习濂洛之学,受理学的浸润较深。同时,家居青田(现属温州市文成县),距永嘉不远,佐命之后,朱元璋就曾追封刘基祖、父为永嘉郡公,受到永嘉学派余绪的影响。当然,刘基有得于永嘉之学,不仅因为地缘之便,而他是永嘉学派的直接承绪者。其师郑复初,在《宋元学案补遗》中,被列于《艮斋学案》卷五十二〈艮斋学案补遗〉“贝氏学侣”的条目中。“艮斋”为开永嘉学派之先河的薛季宣的号,全祖望在《艮斋学案》按语中曰:“永嘉之学统远矣,其以程门袁氏之传为别派者,自艮斋薛文宪公始。”黄百家则曰:“季宣既得道法(即袁溉,笔者注)传,加以考订千载,凡夫礼乐兵家,莫不该通委曲,真可施之实用。”薛季宣及其弟子陈傅良论学都以“实事实理”为旨归,叶适虽然以“经制言事功”而与薛季宣“其学主礼乐制度,以求见之事功”有所不同,但其学术思想则承继了薛、陈二人。可见,无论是濂洛之学还是事功之学,刘基年轻时期都有所承润。和永嘉学派既有师承之实,又有理论(主张和观点)继承之实。

二、        以“见于行”、“措诸用”为旨归,共同的事功理论

       浙东学派包括永嘉学派、永康学派和金华学派。刘基成年期的行迹,除了有四、五年在与江浙相邻的江西做官外,他主要活动于处州、绍兴、杭州、南京等地,而这些地方,正是产生浙东学派的浙东文化区。浙东文化包括浙东地区以吕祖谦为代表的金华学派、以陈亮为代表的永康学派、以叶适为代表的永嘉学派,其共同特点是注重务实,讲求事功,强调经世致用,因而被统称为“浙东事功学派”。永嘉学派的事功学说尤其有代表性,这个学派主张“通商惠工”、“利义并行”。永嘉学派从商业文化传统中找到渊源。叶适批判汉代大儒董仲舒,认为无功利的道义只是无用的“虚语”。叶适说:“仁人正谊不谋利,明道不计功,此语初看极好,细看全疏阔。古人以利与人而不自居其功,故道义光明。后世儒者行仲舒之论,既无功利,则道义者乃无用之虚语尔。”这些思想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温州的民俗、经济和社会。

    刘基是在浙东理学家的哺育下成长起来的。他的家乡位于当时理学的中心---浙东,这里既是朱学流经传播之区,又是永康之学、永嘉之学化育派生之地。刘基的思想受程朱理学的影响较深,同时也对浙东事功之学有所承绪。刘基14岁入郡庠,研习《春秋经》。20岁左右到括城(即处州府治,今丽水附近。)读书,师从郑元善。郑元善的思想中既有“程朱之学”的成份,也有永嘉事功学说的因素。

刘基师从郑复初,很早就接受事功学说的影响,尤以陈亮“大有为”的功利思想影响为深。刘基追寻的理想人物大多是古往今来以天下家国为己任的人,诸如吕尚、管仲、诸葛亮、刘琨、祖逖、岳飞、陆游等等,他们都是历史上实事实功的英雄人物。刘基曾慨然自叹:“大丈夫生长草茅,当平世,不务进;及遇变故,则挺身以为国,寄一方赤子命,不亦伟哉?”还掷地有声地说:“大丈夫之心,仁以充之,礼以立之。驱之以刀剑,而不为不义屈;临之以汤水,而不为不义动。” 在不少诗文中,都表达了他强烈的用世之志。在乐府放歌行中,表白了自己的不同寻常的抱负,在“六奇夸曲逆,三略称子房”,“孔明鱼得水,毛遂锥脱囊”面前反躬自问:“嗟尔独何为!抱己自摧藏”。不正是不甘沉沦,而欲仿效陈平、子房、孔明、毛遂,一展抱负吗?刘基在三度罢职后重新启用时,跟行枢密院判石抹宜孙的唱和诗中,仍流露出自己匡时救世的胸怀。沁园春。和郑德章暮春感怀呈石抹元帅:“江左夷吾,关中宰相,济弱扶倾,计甚长。桑榆处,有轻阴乍起,未是斜阳”。总想在战云弥漫的世局中展平生抱负,认为只要大家努力,仍可澄清世局。仁勇兼备,乃是他的英雄之道。也就是说,惟具爱民及物的人道精神,才有以天下为己任的英雄之士。这成为刘基一生安生立命的基本准则。

“事功”和“崇理”之争,陈亮义利统一,王道和霸道相兼的主张在浙南“永嘉学派”和浙东王派学人那里得到了呼应。刘基对王阳明“良知说”的形成、风靡起到先导作用。周群博士认为,刘基的儒学思想突出地表现了兼综众说且以入世致用的特质。刘基本于儒学而以“措诸用”为旨归,对于明初的学风产生了直接的影响:明初的学风是致用的,空疏的理论没有蔚成风气;刘基的思想是兼综的:既融会理学诸派而以和会朱陆为主,同时,又儒道互补,这也是明初思想多元的重要体现,并影响了明初学术思想的走向。更重要的是,明初朱子之学特盛,据《明史》记载:“原夫明初诸儒,皆朱子门人之支流余裔,师承有自,矩矱秩然。曹端、胡居仁笃践履,谨绳墨,守儒先之正传,无敢改错。学术之分,则自陈献章、王守仁始。”但是,明初的刘基对于陆学的兼融,显示了与当时不尽相同的学术走向,刘基没有胶执于朱子一说,而兼采陆学,为心学在明代留下了发展的空间,为其后阳明学的兴起埋下了一个重要的理论伏笔。从这个意义上说,刘基是元明之际一位承传统而又具有开新之功的重要思想家。

刘基是一位具有强烈现世情怀的学者,身怀“安社稷,济苍生”的美好愿望,饱读诗书,深受儒家文化影响,提倡“经世致用”的人生理想,“措诸用”是其论学的特色。这与浙东事功学派以“实事实理”为旨归,以“求见之事功”的主张是共通的。比如刘基的“仁”“勇”兼济的“成人之道”,该洽“鄙事”淹通“九流”,期于致用的学问特色,深谙用兵之道的军事谋略,借词以抒写经世之志,文道兼擅的才情,基本上受到了浙东事功学派的影响。

浙东学派论学的宗旨是“可施之实用”。刘基不但具有浙东学派“俱以读书经济为事,嗤黜空疏”以期“开物成务”的学术精神,而且广赡群科,家学便有博洽的传统,幼时即“凡天文兵法诸书,过目洞识其要。”现存署名刘基的著作及著作目录,涉及到天文堪舆、阴阳卜筮、六壬遁甲、医农兵法、刑名律历等方面,虽然其中不乏托名讹作,但刘基仰观乾象、堪地定都、参订律历、筹谋军机等很多史籍都有确载,并非妄谈。尤其是辑成《多能鄙事》一书,更反映了浙东学派致用的学术精神。鲁轩在《多能鄙事叙》中曰:“所编之录有曰饮食,所以卫性也;有曰服饰,所以华躬也;有曰器用,赡日给也;有曰百乐,防时虞也;有曰农圃牧养,则殖财之本根;有曰阴阳占卜,则演《易》之支流。凡若此者,皆切于民生日用之常,不可一缺。”刘基博洽的学术,是与浙学淹通“九流”的学术传统一脉相承的。

     刘基特别强调“见于行”、“措诸用”。刘基在知行关系方面反对空谈性理,“行”是其知行观的核心。刘基曰:圣人作经以明道,非逞其文辞之美也,非所以夸耀于后世也。学者诵其言,求其义,必有以见于行。言之无不通也,验之于事,则偭然而背驰,揭揭然不周于宜,则虽有班、马、扬、韩之文,其于世之轻重何如耶?夫学也者,学为圣人之道也,学成而以措诸用,故师行而弟子法之……今之学主以文墨为教,弟子上者华而鲜实,下者习字画以资刀笔官司,应酬廪粟之外,无他用心,其亦异乎予之所欲为者乎?

刘基这些重要言论,鲜明提出了学习的目的是“措诸用”,提出了“见于行”行是验测一切“言”、“义”的根本标准。在知行认识上,和“永嘉学派”事功理论是共通的。

 

三、       “敬以一之,仁以行之”,共同的事功实践

 

    程朱理学与浙东事功学派,尤其是永康之学的重要分歧之一在于各自具有迥然不同的“成人之道”,即不同的立身处事的人生态度。刘基更发展了这种“风会”的传统,尤其是浙东学派开物成务、“匡国辅世为首” 的“成人之道”在刘基的思想中,较先儒更为明显。

    刘基的“成人之道”基本承继了浙东事功学派。“(从者曰)夫子之志则大矣,然非夫子之任也,夫子何悲焉?夫子过矣。”郁离子曰:“若不闻伊尹乎?伊尹者,古之圣人也,思天下有一夫不被其泽,则其心愧耻若挞于市。彼人,我亦人也,彼能而我不能,宁无悲乎?”这些都说明刘基仍有所待,用世之志并未稍减。怀伊尹之志,以待成汤之出现。《郁离子》是“早蕴尹吕之志”,怀有“忧世拯民之心”的刘基,“矫元室之弊,有激而言”的愤世之作。

至正十二年(1352)刘基撰《赠柯遂卿一诗并序》,其序曰:“夫天下之大,岂无慷慨激烈之士,见义而勇为者哉!其作也非有私,其进也非有求。触于其心,形于其色,发于其言,信于其事,可不谓之大丈夫哉!” 他在送教授的中说,“士有急于用世者,非苟为利禄计也。少而学,壮而欲行之,不得一命,则抱材无所施。”他在《大勇斋记》中全面论述了“仁”、“勇”兼济的人格标准。孔子曰:“仁者必有勇,勇者不必有仁。” 他的《吊诸葛武侯赋》、《吊祖豫州赋》、《吊岳将军赋》的基调悲怆但不颓靡。“男儿抱志气,宁肯甘衰朽。”“英雄一怒天可回,肯使赤子随鲛鲐。”“安得壮士斡地轴,为拯斯民涂炭忧?”的英武烈烈的气概使刘基既不同于理学先哲,又不同于同辈挚友宋濂。他论仁德与大勇相结合的成人之道,不是将仁德高悬于上,而是“仁智不能自行而驾勇以行。”重在仁知与勇的互融互济:“及其成功,则勇亦得参乎仁知,同为达德。”《大勇斋记》开篇明志:“勇,天下之达德也!”因此,刘基详为“大勇”之论,目的也和陈亮一样,要做“志在天下”、“推倒一世”的英雄。同样,叶适在军事上曾崭露头角。1206年,宋金对峙中,叶适负责防守南京和长江下游,他冷静应敌,坚守合肥,破定山之敌,解和州之围,迫使金兵退走。第二年,改兼江淮制置使,在长江北岸建立堡坞,修筑山水寨,加强长江的防守,后被参劾罢官回乡。叶适仕途颇多坎坷,嘉定元年,叶适罢官回乡,专心著述讲学,经十六个寒暑,写成《习学记言序目》五十卷,提出功利重商文化,其基本观点,反对“厚本抑末”主张“通商惠工”,认为“夫四民(农、工、商、学)交致其用,而后治化兴。抑末(工商业)厚本(农业),非正论也。”呼吁“以国家之力,扶持商贾。”叶适主张义与利是统一的,《水心文集》卷十《温州新修学记》曰:永嘉之学,必弥纶以通世变”,其治学的根本精神在于经世致用,具有强烈的务实精神。作为永嘉事功学集大成者,叶适 “深患虚文之误世” ,认为“将求今世之实谋,必先息今世之虚论” 叶适反对程朱理学把六经神圣化,是中国古代最早提出“六经皆史”说的学者,提倡经史并重,反对离开史事而论义理、性命的空言。 “重本轻末”思想在中国古代,特别在漫长的封建社会里是根深蒂固的。自韩非继承商鞅,荀子之说称农为“本”,称工商为“末”,形成所谓“重本轻末”的观念,给中华民族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到了叶适,他把这个几千年的公案翻过来了。作为永嘉学派的集大成者,叶适的功利重商文化是带有开创性的

刘基和浙东事功学派、永嘉学派诸领袖虽然有共同的事功目标,通过经世治国,取得共同的事功业绩。但却有着不同的人生轨迹(拙作《如何理解“耻商贩”》另有专题论述),这是和他们所处的时代不同所决定的。叶适所处的时代,南宋偏安一隅,温州相对无战事,客观上使他把研究重点侧重于经济、民生。而刘基所处的时代,元末社会动荡,战事四起,刘基追求的是“治国平天下”。虽然都是追求事功,但侧重点是完全不同的。

然平心而论,刘基事功的目标要更高一些。刘基生活在元明易代,草创新政的大变革之际,从阶级立场上来说,他的感情倾向于元王朝。但婺、处易主、元室将倾已是大势所趋,是守节不仕,还是另投新主建功立业﹖孔子曰:“君使臣有礼,臣事君以忠”,经过一番矛盾,象齐之管仲、秦之李斯、唐之魏征等易主而事的贤臣一样,终于走出了旧属士大夫“忠臣不事二主”的怪圈,重功利、讲治平、仕业进取。辅助朱元璋一统天下、建立大明;辅助朱元璋开国立政、建立明初社会政治制度、巩固了大明统治。刘基以儒家有用之学,附会阴阳风角,实现了事功目标。从人生价值取向上,追求“治国平天下”,从学术风气上,注重“经世致用”,个人行为上有强烈的参政意识。刘基学则“心忧天下”,用则“匡济时艰” 周松芳指出他的人生理想本不在军师,而在于宰执。他认为将刘基形象定格为开国军师,是“非深知基者”。我们认为是看到了刘基的内心和本质。刘基他一统天下、建立帝业,开国立政,建功立业。而且都实现了,不仅事功,而且功成名垂天下!

 

注释:

                 周群。刘基评传[M].南京大学出版社,1995年第一版

                 全国刘基文化研讨会。论文汇编 [J]2004。中国温州

                 卢敦基等主编。陈亮研究[M]上海古籍出版社2005年第一版

                 陈胜华。从地理环境看刘基文化的瓯越根基[J]浙江工贸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4。第四卷第四期

                 青田/《青田》编委会--北京:中国城市出版社,20033

                 吕立汉。千古人豪——刘基传[M] 浙江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一版第7

                 陈胜华。文成刘伯温研究。刘基与温州论纲[M]

                 2003年版《永嘉县志》,原载《永嘉文物》,中国特区出版社2001年版

                 周群。刘基评传[M].南京大学出版社,1995年第一版144

                 文成刘伯温研究[M]第三期第8页陈胜华文

                 送章三益之龙泉/诚意伯文集[M]卷七,第186页。

                 饮泉亭记/诚意伯文集[M]卷八,第210页。

                 魏青。仁心妙笔话刘基[Z]

                 周群。《刘基儒学思想刍议》全国刘基文化研讨会。论文汇编 [J]2004。中国温州

                 周群。刘基评传[M].南京大学出版社,1995年第一版

                 送高生序诚意伯文集[M]卷五。

                 沙班子中兴义塾诗序/诚意伯文集[M]卷五。

                 周群。刘基评传[M].南京大学出版社,1995年第一版

                 叶适。息虚论/水心别集 [M]卷十

                 周松芳。刘基与谶纬术数关系平议[Z]

 

 

 

 


   
编辑:五有先生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中国文成网  主办:文成县人民政府 文成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浙江省工贸职业技术学院 文成县刘基文化研究会
地址:浙江省文成县大峃镇广电大楼11层 QQ:1287162275 QQ群号164096749 电话\传真:0577-67810666
电子信箱:1287162275@qq.com 技术支持:文成县新闻中心
  浙ICP备09016974号-2 浙公网安备 33032802000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