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2019年10月15日 星期二 农历己亥年 九月十七 猪
 
【刘伯温传说】 >> 传说故事
刘泊温与朱元璋(三)
来源: 浏览:8144 2011-5-29


 八、守丧母不忘军务
     献时策千里传书

    刘伯温回乡葬母,远离应天,但对朱元璋的事业,仍然时时在心。他回到家中以后,连忙与家人商议筹办母亲的丧葬之事,以便早日返回应天。
    刘伯温乃是江浙名士。素有盛名,眼下又倚朱元璋的军威,更是名震四方。吊丧的第一天,四乡八邻,亲朋好友,纷纷前来吊唁。刘伯温很受感动,忍着悲痛,亲自接待。在这纷纷前来的人群中,有两个刘伯温不认识的人,一个手捧唁语,一个手捧纸马、孝帐等吊唁礼品,来见刘伯温。刘伯温把两人上下打量了一番,认不出是哪路的亲友,便问道:“请问客人尊姓大名?”那个捧唁书的陌生人扑通跪下,回答道:“禀大人,小人是奉方大帅之命,来送吊唁礼品的。”“哪个方大帅?”刘伯温接过唁书一看,自语道:“哦!原来是方国珍。”
    方国珍对刘伯温一直是惧怕的。刘伯温在元朝做官时,就主张对方国珍坚决剿除。现在刘伯温归到了朱元璋的麾下,眼见朱元璋的势力日趋强盛,方国珍就更加害怕了。这次,他听说刘伯温回乡葬母,便备了书信礼物,派专人前来吊丧,借机讨好刘伯温。
    却说刘伯温见了方国珍的唁书,不觉又想起方国珍往日的行为,口里虽然未说,心里却想:方国珍又来玩弄花招了。他把唁书还给方国珍派来的人,重重吐出三个字:“请回吧!”那人见刘伯温不受唁书,心中着急,忙向刘伯温劝说道:“刘大人,君子不念旧恶,良将不嫌兵多,多一个朋友则少一个冤家。大人是诸葛亮再世,不必小人多言。”说着,又把唁书双手奉与朱元璋,这人的一番话提醒了刘伯温,他想到:方国珍的根底儿,乃是反对元朝的,如今流居海上,也颇有一点势力,如果能与朱元璋合作,共图大业,对朱元璋还是很有好处的。即使不能合作,暂时各据一方,也是有益而无害。想到此处,他用双手接下了吊唁书信和礼物,说道:“:那我就谢礼了。”他安排两个客人到客厅歇息后,便回到书房,给方国珍写了一封回信,一方面对方国珍为他吊唁母丧表示感谢,一方面借机宣扬朱元璋的威德,向方国珍劝降。信中大意写道:朱元璋聚义起兵,旨在灭元,此乃国之所需,民之所望。元璋本人雄才大略,广致天下人才,礼贤下士,可依可靠。如今他兵多将广,军势日盛,方国珍如能归降,共图大业,则与国与己皆为有利。
    刘伯温写好书信,交与方国珍的两位来使。他们哪敢怠慢,立即星夜兼程赶回。
    方国珍接到刘伯温的回信后,果然备了些金、银、布匹等,去向朱元璋纳献,表示臣服。刘伯温居家未动,又为朱元璋立了一功。真是:
    攻心能制胜,何需动兵戎?
    居家念国事,运筹立战功。
    却说刘伯温治理衢州,时间很短,但政绩显著,朱元璋不胜欣喜。这一天,朱元璋见方国珍送来金、银、布匹,表示臣服,询问原由,知道又是刘伯温从中说合之故,不由得格外高兴。心中念道:”刘伯温远离军中,仍然不忘为我出力,真是大才大忠,难求难得。”
    这一日,朱元璋召集文臣武将,议论一件举足轻重的大事,原来,一年前朱元璋军事势力较弱时,为了避开和元军主力决战,保存实力,以便先消灭就近的割据势力,曾派出使臣,带着重礼和亲笔去见元军将领察罕帖木儿,表示求和通好。谁知弄假成真,察罕帖木儿把这件事奏报了元朝皇上,元朝皇上即任命朱元璋为荣禄大夫,江西行省平章政事。由察罕帖木儿派了使臣,以户部尚书张昶为首,带着御酒、八宝顶帽和任命诏书来见朱元璋。这时,使臣已从海上航行到了方国珍地盘,通知朱元璋接诏,接还是不接?朱元璋拿不定主意。他宣布了这件事后,众人也是议论纷纷。有的说接,有的说不接,议论多时,尚无定策。最后,朱元璋说:“现在张士诚据浙西,陈友谅据江汉,方国珍、陈友定据东南,元军力量也很强大,天下纷乱,未有定日,任命诏书是接是拒,需三思而定。今天议论至此,下次再议。”其实,朱元璋心里已另有打算。他不当时议定,是要留个余地,好写信和刘伯温商量。所以,议论一结束,他就回到帐中,展纸挥笔,写信给刘伯温,将所议之事,详为陈述,征询刘伯温的意见。
    再说刘伯温凡接到朱元璋的书信,属于问策之事,从是有问必答,答必详尽。这一次,刘伯温自然也不例外。他细阅了来信,沉思片刻,立即回信,说明见解,信中大意:当初求和通好,乃缓兵之计,并非诚意。如今局势虽然发生变化,元军主力不能顾及于我,但与元军决战,时机仍未成熟。如若此时拒绝接诏,势将引火烧身。因此对于元帝诏书,应采取不接不拒的拖延之策,待局势完全有利于我时,再与元朝决裂。
    信很快送到应天,朱元璋看了后,连连点头道:“有道理,有道理。”他随即传令军中,如此如此,按刘伯温所说的办了。到底是刘伯温识广谋多,他所献之策,果然被事实所验证。不久,察罕帖木儿被杀,他的儿子扩廓帖木儿继为统帅,又与另一大将争夺地盘,打得十分激烈,元军自相残杀,无暇南顾,朱元璋一见时机已到,便明确拒绝了元朝的任命诏书。送诏书的使臣张昶因有才名而被留用。真是:
    君有志,臣有道,志同道合,
    帅有心,将有谋,帅唱将和。
    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九、过建德献策助战
   守应天忠言劝驾

    转眼间刘伯温在家为母亲守孝已满一年,眼见假期已到,朱元璋也催着他早点回去,于是,他便将家中事情细细安排了一番,返回应天。
    此时,南方战事依然连续不断。朱元璋除了要对付元朝官兵、防御陈友谅图谋报复之外,还得对付张士诚。张士诚,又名张九四,原是江苏泰州海边的一个盐贩子。沿海一带,贩卖私盐的人很多,张士诚轻财好义,用勇武过人,渐渐地便承成了那些私盐贩子的头目。后因愤于高官的敲诈勒索,才起兵造反,先后攻下了泰州、高邮,占了三十六盐场,自称诚王,国号周,年号天佑。后来他投降了元朝,借势南侵北掠,在北方占领了颍州、濠州、泗州等地,在南方占领了杭州、绍兴等地,因而常和朱元璋军发生磨擦。
    刘伯温离家北上,一路越州过县,这一日来到建德县城,眼见天色不早,便决定暂住一宿再走。这建德县早为朱元璋占领,守城将领名叫李文忠。刘伯温既然入城,就得去看看这位守城主将,于是便来到李文忠的军帐报见。李文忠一听是大元帅的军师到了,忙不迭地出帐迎接,施礼问候,然后接入帐内奉茶,亲热叙谈。
    两人正叙话间,忽有探子来报说:“张士诚的队伍向这里开来了。”李文忠一听,急忙站起,说道:“张九四也来欺侮我了,岂能叫他占了便宜!”当即便要出兵迎战。刘伯温坐在一旁听得明白,暗想:此处靠近金华,周围都是我军防地,张士诚怎么敢进攻呢?他果断地对李文忠道:“李将军不必如此。我军当前正在盛势,张士诚借元朝势力逞强,但不必不敢攻我。此军前来,不出三日,必然自已离去,那时,再乘胜追击,灭他不迟。”李文忠听了,半信半疑。刘伯温又说:“常言道,兵怕奇袭。到时候,敌人正退,我军突然猛追,出其不意,必然一举可胜也。”李文忠素知刘伯温足智多谋,听到这里,便又坐下来说道:“就依先生之见,且等三日再说。”但他又怕没把握,因此对刘伯温道;‘在这三天之内,能否请先生暂留本城,协助末将?”刘伯温笑了笑说:’不才既出此计,当然应留。“李文忠即安排了一处行帐,让刘伯温住下。
    刘伯温住在建德城里,乘闲协助李文忠做了些整顿兵马之事,转眼之间两天已经过去。到了第三天天还没亮,忽听城外战鼓冬冬,喊声震耳。刘伯温连忙起身登上城头,观看动静。这时,李文忠以为敌人要攻城了,也身着戎装来到城头。刘伯温忙向李文忠说道:”敌人已经退了,请将军速点兵马,出城追击。“李文忠听了,一时不敢相信,再看城外敌军的驻地,依然壁垒森严,旗帜飘动;又听战鼓声声,连续不断,似乎比先头响得还紧,哪里像退走的样子?李文忠正在迟疑,刘伯温又催促道:”敌人将已退远,将军速令追击,不可延误。“李文忠只好传令出兵。
    不多一会,李文忠领着大队人马,出了城门,来到敌军驻地,细察动静,果见敌军已经全部开拔。壁垒虽然未动,但已是空空如也,尚有战鼓震响,走近看时,却是一些瘦弱的老头子,在那里轮番地敲着几面大鼓。李文忠看后,不禁暗中赞道:”刘伯温果然是神机妙算,不亚当年的隆中诸葛。“随即将那几个大鼓的老头,叫来询问,打听敌人去向。老头们原都是张士诚强行掠来的,一经询问,就如实说出了敌军的去向。李文忠听了,急令将士跟踪追击,一直追到东阳县境内,果见张士诚军尚在途中逶迤前进。李文忠见了敌军,即刻喝令将士冲杀过去,横砍直杀。那张士诚军正在行军途中,毫无作战准备,一见李文忠军杀过来,一个个惊慌失措,四处奔逃,有的当场求降,有的不知死的仍然想抵抗,怎奈马不听使唤,刀不顺手,最终还是落个人头落地,血染沙场。不到两个时辰,张士诚这路人马,全被击溃,连带兵的将领也被生擒了。
    出战结束,李文忠胜利收兵,押着俘虏,赶回建德城,见了刘伯温,又是欣喜,又是感激,连声说道:“多亏了先生的好谋算,使末将轻巧地打了一个胜仗,我可要给先生报功啊!”刘伯温答道:“将军不必如此,此乃将士之功,不才不过出点心力,何足挂齿。”说罢谢辞,克日启程,又向应天进发了。真是:
    伯温出计谋,屡屡见奇功。
    运筹建德城,乐煞李文忠。
    却说刘伯温给朱元璋出了许多主意,朱元璋都非常称心。但是十个指头没有一般齐的,时间长了,两人也有意见不一致的地方。解救安丰,驰援小明王,朱元璋就没有听从刘伯温的主意。
    这一天,朱元璋正在阅读兵书。忽然,小明王手下掌握军政大权的刘福通派人来报:“小明王居住的安丰(今安徽寿县)被张士诚部下大将吕珍包围,已经多日,城内粮尽援绝,军民饥困,实在难以支持,务请大帅即刻出兵解围。”小明王是又一支农民起义军所推崇的首领,早在毫州立为皇帝,建国号为宋,年号龙凤。他原名韩林儿,称帝后又号小明王。朱元璋兵驻和州时,为了避免孤军无援,曾与小明王联络,并接受小明王的封号,当了左副元帅,至今还和他保持着隶属关系。后来小明王在濠州为元将察汉帖木儿所败,乃与刘福通逃到安丰,不想又被张士诚的部将吕珍所围。刘福通无法解围,只好向朱元璋求援。
    朱元璋听报,掩书沉思:去不去呢?不去,安丰城如破,应天就失去了屏障。张士诚如占领安丰,扩大了地盘,还会再攻破应天,朱元璋沉思了一会,毅然作出了决定。他对来人说道:“快快回去,禀报小明王,我的队伍马上就到。”
无巧不成书。恰在这时,刘伯温回到了应天。他听说朱元璋要去救安丰,甚觉诧异,急急忙忙来到朱元璋身边,向朱元璋建议道:“陈友谅自龙湾失败因后,逃回武昌,必然不会甘心。他在武昌重新聚集人马,建造战船,现已准备多时了。如今我军一去安丰,应天空虚,万一陈友谅乘机攻来,我等可就进退无路了。依不才之见,安丰还是不去的好。”朱元璋听了,却说:“小明王被围甚急,我岂能袖手旁观?”说到小明王,刘伯温更觉得朱元璋的想法没有道理,忍不住又说道:“大元帅不是要谋取天下,成就大业吗?既然如此,又何必还去管他小明王呢?即使冒险得胜,救出他来,将来又如何处置?把他关起来杀掉吗?那又何必去救他!如果让他继续做皇帝,岂不是自捆手脚,作茧自缚吗?所以,无论从眼前着想,还是为日后着想,安丰都去不得,万望大元帅三思。”刘伯温的这些话,说得够有分量了,而且也是一片诚心。可是,朱元璋这人一旦拿定主意,是不肯轻易改变的。他站起来,来回了几步,最后一挥手,坚决地说道:“不!安丰一定得去,不然就便宜他张士诚了,我岂可让张士诚扩大了地盘?安庆一失,又有人来报,刘福通已被吕珍击杀了,安丰危在旦夕。朱元璋刚刚听听报,便急急传令:“集合队伍,救安丰去!”又对刘伯温说:“你刚刚回到应天,一路风尘,就不要随我去安丰了,这里的安慰就靠你了。”
    朱元璋拒绝了刘伯温的劝阻,亲自领兵救安丰。刘伯温无奈,只好暗中叹息道:“朱元璋啊朱元璋,只怕你日后要吃后悔药的。”后来,不出刘伯温所料,就在朱元璋出救安丰的时候,陈友谅趁虚进攻,以大兵包围了洪都(今江南南昌),并由此发展到幡阳湖的一场大战。真是:
    为救小明王,注意不一样。
    元璋决意行,引出战潘阳。
    不知潘阳湖一仗,胜败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十、战番阳出奇破敌
   用巧计火烧连船

    话说朱元璋领兵出救安丰,以徐达、常遇春为主帅,日夜兼程,向安丰进发。但还没等他到达,安丰城已被吕珍所破。吕珍占领了安丰城,立即据城列栅,外掘深濠,派重兵把守。朱元璋赶到以后,连忙分兵进攻,一时哪能攻得进去!连战多时,不能取胜,徐达反被敌人包围。幸好常遇春率军横击敌阵,连战连捷,杀退吕珍,攻入城内。这时,小明王已经在逃,朱元璋又颇费了一番功夫,才寻得小明王。以后又把小明王迎到滁州居住,方算了事。就在朱元璋援救安丰之时,陈友谅听说朱元璋出援安丰,连忙调集大军东征,首先包围了洪都。陈友谅为了取胜朱元璋,好报前次龙湾之仇,这一次是下了必胜的决心的。他用新造的高船大舰数百艘,载着所有将士,空国而来,总兵力达六十万人。兵到洪都以后,立即分散开去,将洪都城严严实实地围了起来,日夜进攻,企图一举攻克。多亏城内守将朱文正等,率领士卒。倚城死守,攻占一处。夺回一处,攻破一方,夺回一方,殊死抵抗,才使陈友谅未能如期进入城内。城里城外两军,攻攻守守,各不相让,如此一连坚持了八十五天,陈友谅未能进城。
     再说朱元璋兵援安丰,救出了小明王,连忙率军赶回应天。这时洪都已经告急,派人突出水关,到应天求援。朱元璋听报,只好又赶往洪都。说来这事实在险,要不是陈友谅见近忘远,丢下应天,死攻洪都,朱元璋哪能有如此从容的安排!
    朱元璋亲率徐达等将,集师二十万,前往洪都。这时,陈友谅正围攻洪都不下,忽然听报:朱元璋援兵来了!他心中大怒,马上撤围东下,到鄱阳湖一带迎战,决心在此决一雌雄。果然,两军在鄱阳湖刚刚相遇,便立即展开了一场你死我活的厮杀。但这一仗朱元璋打得非常吃力。决战开始时,双方你拼我夺,不相上下,一连多日,未分胜负。但渐渐地便显得对朱元璋不利了。这一日,两军厮杀得正紧,朱元璋的座船忽然搁浅,移动不得。陈友谅的骁将张定边乘隙而进,命令附近的战船,将朱元璋的座船团团围住,朱元璋命在旦夕。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幸被另一船上的大将常遇春发现了,他张弓搭箭,对准张定边的额上猛射一箭,只听张定边一声惨叫,倒了下去。张定边手下一见主将受伤,就放松了进攻,这时朱元璋的大将俞通海见机前来相助,一起动手,推移了朱元璋的座船,才使朱元璋幸免于难。
    朱元璋险些罹难,心中焦急,因又想起刘伯温来,暗中叹息道:“这回打仗,怎的不将刘伯温带来呢?要不,恐不至于遭此危险。”随即传召徐达道:“刘先生足智多谋,今日要打败陈友谅,还得请他来决策,令你速速返回应天防守,替换刘先生前来。”
    朱元璋派徐达回应天去后,一连数日未敢出战。这一天,陈友谅又来进攻。他采取连船战法,将一只只高船大舰,肩连肩,臂挨臂,连在一起,只向朱元璋军猛扑。朱元璋一见,连忙督军迎战。但没战半个时辰,多半都退了下来。朱元璋正在无奈,忽见湖面上远远地有一叶小舟,破浪而来。小舟由远而近,朱元璋定目一看,来人正是刘伯温。朱元璋求计心切,等刘伯温乘坐的小舟一到,便连忙将他接至自己船上,道:“先生来得正好,快请先生出个破敌之法吧!”刘伯温道:“请勿着急,暂且收兵,不才自有破敌良策。”朱元璋听了,方才放下心来。真是:
    拼杀凭勇武,战略靠智谋。
    若要弱胜强,还需一著筹。
    却说刘伯温向朱元璋说了“自有破敌良策”后,便出舱登上船的最高处,仔细遥看了陈友谅的阵势,又昂首观望了天空,然后微微一笑,向朱元璋说道:“天助大元帅也!大元帅快快退兵,破敌便在今夜。”朱元璋随即命令收兵,退走十里。在退途中,刘伯温便将破敌之法,如此这般地说了一番,朱元璋听了,连连点头,并向刘伯温说道:“今天出战,就请刘先生代为调遣吧!”刘伯温答道:“不才岂敢!大元帅提兵亲征,还当亲自发令,伯温随身侍候就是了。”接着又与朱元璋密议了一番,朱元璋即令军中一一准备,不在话下。
    到了晚上,湖面上渐渐刮起了大风,风向正指向陈友谅军营。风越刮越大,湖面上掀起层层浪头,打得船板“啪啪”作响。就在这时,只见朱元璋军营中,驶出七条小船,每只船上满载着士兵,顺着风势,飞快地向着陈友谅军营驶去。陈友谅闻报,即令将士张弓搭箭,一齐向小船上射击,顿时,箭如雨注般地落在小船上的士兵身上。但是射了多时,只见小船继续前驶,却不见一人倒下。原来那船上载的尽是些草人。陈友谅不知其情,正在发愣,七只小船已经靠近了他的船队,随后从船舱里神奇般地“嗖!嗖!”跃出几个勇士,点起火把,烧起船来。七只小船烧了六只,然后几个勇士跳上最后一只小船,逆风而退。那船上除草人以外,堆的尽是浇了油的芦苇,还有硫磺,触火即着,瞬间大火熊熊。这时湖面的风刮得更猛了,火乘风势,风助火威,由小而大,愈烧愈烈,顷刻之间,火苗蔓及陈友谅的大船,一只连一只都着起火来。就在这时,朱元璋军的船只借着风势,猛烈地攻来。陈友谅的大船已经烧毁了几只,船上的士兵,有的忙灭火,有的忙逃命,哪还有心迎战。朱元璋军的将士个个如猛虎下山,猛砍猛杀,争立战功。陈友谅见势不妙,连忙下令退却,无奈那些大船都是用铁链子锁在一起的,一时打不开,又吃了许多苦头。船上士卒被杀死、淹死、烧死的,不计其数。连陈友谅的弟弟陈友仁也被杀死。陈友谅见大船一时转不过头,不顾风大浪高,跳上一只小船,在一群将士的掩护下,急急逃去。他逃了一阵子,回头见距离敌船已远,才停下来。不一会,后面陆陆续续漂回来一些破船,船上的将士一个个都垂头丧气。陈友谅因见这一仗败得太惨,气恼万分,连忙召集残部,发吼地说道:“朱元璋暗用火攻,胜我一筹,明日必得报仇!”因此又引出一场激烈的搏斗来。真是:
    行船正上游,偏遇顶风头,
    不知观风向,哪得不败阵。
    不知胜负到底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编辑:销魂掌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中国文成网  主办:文成县人民政府 文成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浙江省工贸职业技术学院 文成县刘基文化研究会
地址:浙江省文成县大峃镇广电大楼11层 QQ:1287162275 QQ群号164096749 电话\传真:0577-67810666
电子信箱:1287162275@qq.com 技术支持:文成县新闻中心
  浙ICP备09016974号-2 浙公网安备 33032802000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