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2019年11月20日 星期三 农历己亥年 十月廿四 猪
 
【刘伯温传说】 >> 传说故事
刘泊温与朱元璋(二)
来源:浙江工贸学院 浏览:8177 2011-5-29


四、寻贤士才人受聘
   权利弊归顺元章

    话说归故乡,不觉已一年有余。这一天,他在家中整理诗文,正聚精会神之时,忽听家人报说:“朱元璋派人来见。”刘伯温听了,顿时一楞,暗自捉摸:朱元璋乃是四方群雄之一,起兵反元,立足金陵,军震东南,连处州都被他占了,如今派人来见我干什么?难道要算我在元朝做事的旧帐么?一时之间,他不由得有些忐忑不安。
    朱元璋为啥派人来见刘伯温?原来朱元璋自濠州起兵之后,向南进发,一路顺风,占滁州,取太平(今安徽省当涂县),不久便占领了集庆(今南京),接着又四面征战,如今已经进江浙,占领了婺州、衢州、处州等地。朱元璋在征战之中,深知举用贤能的重要,曾经说过:“要打天下,没有一些有学识的人可不中用啊!”因此,他每到一地,都要访贤求士,网罗人才。早在进兵江浙之前,他就对前锋胡大海说:“江浙地方,百姓富足,知书识礼的人很多,必有一些有才之人,有识之士,你要留心察访,以备录用。”胡大海兵下处州,四处打听,果然打听到几位有才智的人,第一位便是刘伯温。胡大海立即修书,派人送到应天(朱元璋占领集庆之后,改集庆为应天),奏报朱元璋。朱元璋见报大喜,连忙传令身边谋士李善长道:“速备厚礼,派人前去浙江青田,请刘伯温前来听用。“李善长不敢怠慢,当下依令而行,无需细说。
    再说刘伯温听说朱元璋派人来见,踌躇了半响。有心避而不见,又怕由此得罪了朱元璋,怪他无理;再说常言说的好,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既然自己身在家中,总是避不过去的。因此,他便向家人传话道:“请客人进。”
    不多一会,朱元璋所派的使者,跨进屋。只见那人衣帽齐整,面容温和,一见了刘伯温便笑呵呵地施礼说道:“刘先生,打扰了。”刘伯温也笑着还礼道:“不知客人架到,有失远迎,赔礼赔礼。”叙礼毕,那人便献上礼物,陈述来意道:“在下乃受我家元帅所派,我家元帅聚兵起义,兴汉灭元,处处招贤纳士,礼下庶人,实乃大贤大德。因闻刘先生才高识广,智谋超群,特派在下前来,请先生即往应天,与我家元帅一见。”来人说完来意,刘伯温的心上似一块石头落了地。但是他对朱元璋的一番心意,一时却不能理解,当即谢绝道:“多谢你家元帅看重。但因我已决意隐居,不想再做官了,天下贤士很多,还是请你家元帅另请高明吧。”又将那人送来的礼物,一一谢退。
    刘伯温不肯接受朱元璋的邀请,是有他的根源的,一来他在官场屡受挫折,已心灰意冷,无意仕途;二来他虽辞官在家,但因受正统观念的影响,依然忠于元朝,反对坐乱天下。相传他在家乡练兵自保时,有人曾经劝他说:“先生既有许多兵力,又有超群才智,何不就时起兵,依据括苍,攻占金华,然后划江而守,图谋大业,却只满足于眼前的一隅之安呢?”他却笑笑答道:“我一向愤恨方国珍之辈所做的勾当,如今若也去为割据之事,与方国珍有何差异呢?世事虽逢乱,天下终有归,我还是等待着天命吧!”他对朱元璋起兵造反,早已闻名,也是很不赞成,曾经写诗抒怀道:“五载江淮百战场,乾坤举目总堪伤。已闻盗贼多于蚁,无奈官军暴似狼。”
    闲话宜简,言归正题。却说刘伯温不愿接受遨请,朱元璋的使者很觉为难,当下又耐着性子劝说一番,少不得又讲些起兵的道理和前景。但是,刘伯温依然不为所动,坚决辞谢道:“贵军所为,不才诚心拥赞,只是实在无力效劳,还请转报你家元帅,万请见谅。”那人见说不动,只好憋着一肚子气,把礼物带回,去向朱元璋复命。
    再说朱元璋派出使者之后,实指望刘伯温便会前来受命,谁知他等了一日有一日,还是不见人来。一连等了好多天,才见使者回来禀报道:“那刘伯温执傲得很,在下再三劝说,他仍不肯归顺,礼物都退了。”朱元璋听报,不免心中生气,暗想:“我诚意请他,他竟然不来,如此藐视我,真是太不知趣!”他正想发作,但忽又转念道:“没啥!没啥!当年刘备邀请诸葛亮,三顾茅庐,不厌其烦。如今我只请了一次,还没有亲自去请,人家不来,便要责怪,这岂不是显得太没有诚意了么?”因又吩咐道:“再去请他,我的官是一定要他做一个的。”又想到青田乃属处州管辖,便又传令新任处州总制孙炎道:“青田名士刘伯温,很有才学,我执意要请他做个差事,他不愿来,你要好生劝说,切勿延误。”真是:
    欲求智谋人,总需心意诚。
    元璋学汉主,几番请伯温。
    却说朱元璋传令处州总制孙炎,一定要请刘伯温出山。马行令传,不几日,孙炎便接到了朱元璋的手令。他不敢怠慢,连忙照办。恰巧他与刘伯温有些旧交,便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顺便也备些礼物,派人送与刘伯温。信中少不得略叙旧情,并宣扬一番朱元璋的威德,无需细提。
    信很快送到刘伯温手里,刘伯温展开一看,又是请他出来作官的。按照情理,这回他是一定要应允的了:一来孙炎是他的旧识,二来孙炎又做了当地的总制,是一方的主宰,由他出面说合,公私兼容,实在不好推脱。但是刘伯温态度坚决,不肯轻易更改。他读完书信,没加思索,便挥笔写了一封回信,依然婉言谢绝。只因念及与孙炎的旧交,将送来的礼物收下;然后取出一把心爱的宝剑,交与来使,算作回赠的礼物。他对送信人道:“请将此物转呈孙大人,略表伯温之意。”刘伯温的意思很明显:他虽不愿为朱元璋做事,也不反对朱元璋,并希望孙炎为朱元璋多多效力。
    孙炎收到了刘伯温的复信和所赠的宝剑,心中很是不快。一是觉得刘伯温辞谢不出,忤了他的面子,未免不识抬举;二是完不成朱元璋所交待的使命,不好向朱元璋回话;三也为刘伯温惋惜,满腹经纶,一身才华,却白白度日,糟蹋了自己的前程。他放下回书,又看看那宝剑,忽然有了主意:“恩,这可是一个说话的好题目呀!”于是又展纸挥笔,给刘伯温写了一封信。这一回,他一没请求,二没劝说,只就那把宝剑,略加议论,并附诗一首写道:“集中宝剑光耿耿,佩之可以当一龙。只是阴山太古雪,为谁结此青芙蓉?明珠为宝锦为带,三尺枯蛟出冰海。自从虎革裹干戈,飞入芒砀育光彩。青田刘郎汉诸孙,传家唯有此物存。匣中千年睡不醒,白帝血染桃花痕。山童神全眼如日,时见蜿蜒走虚室。我逢龙精不敢弹,正气直贯青田寒。还君持之鲜明主,若岁大旱为霖雨。”又在信中说明:‘剑当鲜之天子,斩不顺命者。我人臣,岂敢私受?“随信将宝剑送还,对是否还要刘伯温出来效力之事,只字没提。若问这是为啥?说穿了便明白:他用的是欲擒故纵之计。
    再说刘伯温没隔两日,又收到孙炎的书信和退回的宝剑,不觉大吃一惊。他是明白人,孙炎的用意和态度,一看便知。他特别把信中“斩不顺命者”这句话,玩味再三,暗中念道:这不明明说他是“不顺命者”吗?再不应名,怕是过不去的了。正在这时,已经归顺朱元璋的文士陶安、宋濂等,都写信赠诗,劝他出来辅佐新主,建功立业,以利天下。家中人也劝说他道:‘如今朝纲不振,群雄四起,元朝的天数已尽。朱元璋兵多势大,威震江左,如能助他成就大业,一统天下,也是一件美事;人家又再三地请你去,分明是看得起你,你又何乐而不为,偏要敬酒不吃,等着吃罚酒呢?”刘伯温把这些来信赠诗,苦口良言,细细地捉摸了一番,权衡利弊,也觉得还是应命而出为上策。否则,真的敬酒不吃吃罚酒,岂不悔之晚矣!他经过反复考虑之后,终于改变了态度,当下一面向孙炎再致回书,表示应命;一面收拾行李,择日启程,赶往应天,向朱元璋请命。真是:
    决意不为官,怎奈风云变。
    智者识时务,投主赴应天。
    不知刘伯温到达应天之后,情况如何,请看下文分解。


五、论时策金陵受宠
   出站计龙湾大捷

    刘伯温回书孙炎,接受了朱元璋的邀请后,择日启程,赶赴应天听用。他一路跋山涉水,日行夜宿,不多日已到应天,当即去见朱元璋。朱元璋一听说刘伯温来了,连忙吩咐帐下左右道:“请先刘先生内帐叙话。”
    不多一会,刘伯温来到了朱元璋的帅帐。朱元璋迎到门外。恭敬叙礼,然后接至帐内,赐坐用茶。此时,刘伯温见朱元璋身材魁梧,面容宽厚,态度从容,举止不俗,暗暗赞道:朱元璋,果非常人也!不由得产生了几分敬意。朱元璋见刘伯温举止温文尔雅,端庄大方,也是暗中赞佩。两人坐东之后,又互相客套一番。朱元璋说道:“我为天下,需用人才,只是委屈了刘先生了。”刘伯温谦逊的接着说:“哪里哪里,蒙大元帅之恩,诚心赐爱,感激非浅。只是不才自量无能,犹豫未决,没能及时前来效力,深为抱歉,还望大元帅海涵。”朱元璋又说道:“先生来了我已是巴望不得了,还怪啥哩,只望先生日后能多多为我谋画些儿。”刘伯温也进一步说:“谢大元帅。我虽不才,既蒙错爱,必当鞠躬尽瘁,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两人客套了一番之后,话题渐渐转到征取天下的大计上来了。朱元璋先将军中情况,向刘伯温概略作了介绍,然后抒志明愿,慨然地说道:“如今朝纲不振,天下纷争,百姓涂炭。我等兴兵,意在灭元兴邦,统一宇内,好让百姓解除水火之苦,安安稳稳地过些好日子。接着便直截了当地问刘伯温:“大事当前,先生你看我该怎样行事呢?”刘伯温在元朝做官失意,本是一个不得志的人,此时却受到朱元璋的尊敬和信赖,心中不觉得如鱼得水,浑身的劲儿也来了。他听了朱元璋询问之后便把胸中的见解,一股脑儿都说了出来。只见他略加思索便从容地答道:“大元帅胸怀宏愿,志在天下,可钦可佩。早闻大元帅雄才大略,怜民爱士,想这般宏愿也是一定可以得酬的。若问眼下之策,依不才之见,宜当详审时势,知己知彼,相机而行;尤在整肃内部,严明军纪,用武而不忘仁德,倡勇而不忘计谋。”说罢,当即呈上时务十八策,又将当时的内外形势,详细地作了分析,从攻守方略,到待人处事,知无不言,言不不尽。朱元璋因想到陈友谅、张二人两支队伍,不好对付,便又问他对陈、张二人的征战之策。刘伯温又答道:“张士诚胸无大志,只求自保,不足为虑。唯有陈友谅劫主胁下,又据长江上游,当先除之。陈氏一除,张氏自孤,大业可成矣。”刘伯温一席话,直说得朱元璋连连点头,满面堆笑,当面夸赞道:“先生,诚君之子房、孔明也!”
    经过这次叙谈,朱元璋对刘伯温更加尊重和信赖,当下传令左右,对刘伯温从优侍候。此时,江浙名士宋濂、章溢、叶琛已同在朱元璋麾下。朱元璋特令属下为他们建了一座礼贤馆,专供他们居住。以后,每有要事,便将刘伯温请来,当面商量。真是:
    风云得际会,雷雨自相逢。
    意欲求诸葛,正好得卧龙。
    却说刘伯温投奔朱元璋不久,忽一天传来军报:“陈友谅攻打应天来了!”
    陈友谅也是一支农民起义队伍的首领,活动在湖广一带,号称“西红军”,论地盘和军力,都胜于朱元璋。陈友谅本人乃是渔民出生,投奔红军之初,归徐寿辉、倪文俊所领。后来,他杀了倪文俊,夺了军事大权,接着挥军进入安徽,攻占太平,驻兵采石;后又杀了徐寿辉,建都江州(进江西九江),自称皇帝,国号为汉,年号大义。他称帝以后,一心想独自称王,统领天下,与朱元璋便不能共存。眼下,他为了扩大地盘,扫除异己,就与另一支起义军的首领张士诚相约,东西夹攻,打算一举吞掉朱元璋。双方相约已定,陈友谅便亲自督军,率领大舰百余艘,战船百条,从长江上游顺流而下,矛头直指应天。一时间只见长江以内,舳舻相继,旌旗掩日,绵延数十里,煞是惊人。
    陈友谅打来了,军报一传,朱元璋的军营里顿时慌乱一片。陈友谅兵多势强,又倾巢而来,他们怎能不害怕呢?于是,有的要战,有的要逃,有的要守,有的要退。朱元璋也有点着急。他想刘伯温智广才高,老谋深算,不如找他商量商量。于是立刻传令:“请先生来!”
    不多一会,刘伯温来到朱元璋的帐内。叙礼已毕,朱元璋先说道:“眼下陈友谅要来攻我,军中慌乱,战守难定,刘先生你看该咋办才好?”刘伯温听了,没加思索,便斩钉截铁地答道:“言退者罚,言逃者斩!”“啊?莫非先生早已胸有成竹了么?”刘伯温说:“并非胸有成竹,此乃形势所迫。”接着他分析道:“陈友谅劫主称帝,骄横一世,无一日忘金陵。如今他既然来了,必欲决一雌雄,如何能逃躲得了呢?所以只有坚决抵抗!”“那我们有把握取胜吗?”刘伯温笑笑答道:“常言说‘后举者胜’。我今后发制人,以逸待劳,自然是优着一筹。待敌深入以后,再以伏兵击之,自当必胜,就请大元帅准备迎战吧!“随后又如此这般地与朱元璋密议了一番,告辞而去。
    刘伯温走后,朱元璋便下令军中,日夜准备,做了决战的部署。又找出军中一个曾与陈友谅相识,名叫康茂的人,前往友谅军中假意约降,言定在江东木桥接应,以喊“老康”为口号。里应外合。以此诱骗陈友谅前来就范。
    却说陈友谅带领大队战船,自长江上游顺流而下,一路威风凛凛,杀气腾腾。又因为有康茂才前来约降,更觉得胜利在握,得意洋洋。说话之间,前锋战船已到应天地界,进入龙湾。陈友谅取胜心切,即命自己所乘的坐船,加快划浆,直奔江东木桥。谁知等他到了桥边一看,却是一座石桥,连忙呼喊:“老康!老康!”可是无人答应。陈友谅心头一惊,方知上当,连忙命令战船,转舵回头。正在这时,忽听虎啸风吼般的一阵呐喊,从四周的岩石后、沟壑间、树林里,跃出成千上万的人来,个个挥刀持枪,奔涌着登上小船,直向陈友谅军中杀来。俗话说:’兵怕猛将,将怕伏兵。陈友谅一见陷入四面埋伏,顿时吓得脸色苍白,两眼发直,不知所措。后面的战船,有得刚刚掉过头来,有的还正在掉头,一见四面突燃兵起,一时间也都慌乱起来。朱元璋乘势指挥各路兵将勇猛冲杀,见船就夺,见人就砍,只见枪影飞舞,刀光闪烁,煞是惊人。陈友谅军在慌乱之中,仓促应战,没几个回合,便已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降的降,溃不成军。陈友谅见势不妙,只好换了一条小船,败逃而去。
    这次龙湾大战,朱元璋大获全胜,多亏,刘伯温出了好主意。真是:
    友谅军力大,何如计谋深。
    有勇更有谋,战夺无不胜。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六、庆胜利不受奖赏
   出奇兵夜取江州


    朱元璋听从刘伯温的计策,在龙湾大胜了陈友谅,当日凯歌而归。第二天,他即令个军营啥猪宰羊犒劳将士。
    这一日,朱元璋军中到处喜气洋洋。将士门分营会聚,一片庆贺胜利的欢乐。朱元璋更是满心欢喜。他想起这次大战,自己本来是处于劣势,而结果却顺利地大获全盛,这不能不算是一个奇迹。因此,他越想越感到得意。他喝了几杯,又到个营去看看了,然后回到他的帅帐,立即召集个路将领,一一奖赏,有的加官,有的赏赐金银。受奖者个个称谢不已,不在话下。
    朱元璋奖赏了各路将领,喜犹未尽,因想起刘伯温在这次大战中,功劳尤大。当初,许多文官武将,都没有必胜的信心,唯有刘伯温沉着坚定,主张坚决抵抗。又出了巧战的计谋,终于取得大胜。因此他想:要论功劳,刘伯温记计头功。想到此,便立即传令左右:“请刘先生来受赏!”
    却说刘伯温这一日也喝了几杯酒,用饭已毕,正在饮茶休息,忽然接到传报说:“大元帅有请先生。”刘伯温立即放下茶盏,整整衣帽,应召前往。
    不多一会,刘伯温来到朱元璋的帐下,叙礼已罢,连忙问道:“大元帅有何吩咐?”“眼下没啥别的事。”朱元璋笑呵呵地说,“刘先生,我要向你贺喜了。”“我有何喜,敢劳大元帅道贺?”刘伯温不解其意。朱元璋道:“这次我们打败陈友谅,刘先生初来我这里,刘先生是立了大功的,我要重重的赏赐你。”“赏我?”刘伯温吃惊地看着朱元璋。“是的!”朱元璋接着说:“先生初来我这里,就出了许多好主意。这一回又亏你出了克敌的巧计,才使我大胜而归。我要将一个‘克敌赏’专赐与你,也好不妄费你一番心血啊!”
    “克敌赏”,这虽然不是什么官职,但就凭这三个字,便可分辨出它的份量。刘伯温听了之后,心中想道:“别说这样的重赏,就是一般的奖赏,我也不要呀!”刘伯温心中明白,自己本是元朝旧臣,初来此处,便受大赏,锋芒毕露,那是会遭到别人妒忌的。古人说:“出林之木,风必催之;出岸之石,水必湍之.”这些话,他是时时刻刻记在心里的。想到这里,他便连忙拜辞道:“大元帅!龙湾大捷,乃是主帅指挥,将士拼杀之功。刘某不才,不过是出了点小力,岂可受此大赏?万望大元帅勿动此议。”
    “哪里!哪里!”朱元璋诚心诚意要赏他,接着说:“这个胜仗,人人有功,个个该赏。将士们有功。我已赏了他们了,先生的功劳,自然也不可不赏,就请先生不必客气了。”
    “这个万万使不得。”刘伯温仍然坚辞道:“将士们弛杀疆场,献身洒血,得胜受赏,乃理所当然。不才蒙大元帅恩德,出了些主意,乃责无旁贷,实在无功可言。大元帅的心意我心领了,这个奖赏却无论如何不能接受。”
    朱元璋诚心要赏,刘伯温执意不受。朱元璋很受感动,心中暗道:“伯温,果然贤德之人也!”真是:
    有功即受赏,自古理应当。
    当赏能不受,世上何有双?
    自此以后,朱元璋对刘伯温更加信任了。这且不提。
    却说龙湾大捷后,朱元璋继续用兵,扩大地盘。他先后派徐达收复太平,胡大海取信州,冯国胜攻安庆。各路兵马,捷报频传。
    再说陈友谅战败后,连夜逃回江州,安营扎寨,重整旗鼓,一心要和朱元璋再决雌雄。他派大将张定边进攻安庆,又将安庆夺了过去。安庆易手,军报很快传至应天,朱元璋十分气愤,连忙赶造了龙骧巨舰,亲自舟师,进攻安庆,想从张定边手里把安庆再夺回来。哪知他这次进攻却不下龙湾大战那样顺利,从日出攻到日落,也没把城攻下。朱元璋烦躁着急,下令夜晚再攻。这时刘伯温又献计道:“安庆城墙又高有坚,难以很快攻破,与其在此苦战硬拼,不如乘星夜,悄悄移师江州,破他陈友谅的巢穴,一举可胜。”朱元璋听罢,连连点头说:“先生说的有理。”此时,天已黑将下来,朱元璋随即下令撤围,鼓舟西上,直取江州。
    “朱元璋攻打江州来了!”战报很快传到江州城里。陈友谅听报连连摇头,心想:才得军报,朱元璋正进攻安庆,怎么突然又回到江州来了呢?“莫不是刘伯温又使奸计,乱我军心。便说道:”岂有此事!莫信外面谣传。“但是,话音刚落,便听城外鼓角齐鸣,杀声震天,他这才相信果然是敌兵到了,连忙整顿兵马,据城抵抗。江州城依山环水,果然是易守难攻,朱元璋连攻两日,没有攻破一处。陈友谅在城中暗暗自喜,心中想道:这江州城可不是龙湾,朱元璋你可别想再轻易取胜了!
    再说朱元璋见江州城两天还没有攻破,心中不免又焦急起来,便令人找来刘伯温来再作商量。谁知找遍了军营,也没见到刘伯温的影子,打听遍了所有的将士,也不知刘伯温的去向。朱元璋听报,开始对刘伯温埋怨起来,心里想道:“你刘伯温说从安庆移师江州,可以一举得胜,可是现在非但没胜,反而损失了不少兵力;眼下你又避而不见,用意何在?”朱元璋正在往下想,刘伯温来了,只见他边走边喊:“大元帅,破敌就在今晚!”接着,向朱元璋如此这般一说,朱元璋顿时转忧为喜,连连点头。果然就在这天夜晚,朱元璋军突然攻进了城里,杀了个陈友谅措手不及。陈友谅无法抵抗,匆忙带着家小,偷偷出城,乘一条小船,逃到武昌去了。
    你道朱元璋是如何突然攻进城去的?原来刘伯温见两天攻城不下,心中想道:“硬攻不行,需得巧夺。”他秘密地出营测得城墙高度,向朱元璋建议道:“江州城紧靠水边,当以战舰为基,一举可成也。”朱元璋听了他的话,即令各兵营在船尾赶造天桥。入夜以后,令战船驶到城下,使船尾上的一架架天桥直与城相接,然后命令将士乘着黑夜,缘桥登城。就这样,朱元璋军犹如神兵天降的一般,很快杀进了城中,陈友谅当时正在朦胧中,忽听敌军已经进城了,仓皇之中,哪里还能抵抗呢?所以只有一逃了事。真是:
    江州城高险,千军不易夺。
    伯温用巧计,转眼城自破。
    不知以后又有何事,且看下文分解。


 七、收廷瑞暗中示意
     治衢州临乱立功


    朱元璋因听了刘伯温的话,连战皆胜,因此对刘伯温更加信任,事事言听计从。
    这一天,朱元璋又在帐中与刘伯温共议军事,忽有人来报:“汉军胡廷瑞来使求见。”汉军就是陈友谅军。因陈友谅在攻打应天之前,曾自立为皇帝,建国号为汉,所以就称他的军队为汉军。胡廷瑞乃是陈友谅驻龙兴(今江西南昌)的守将。此时,朱元璋正想乘胜取龙兴等地,听说胡廷瑞派了人来,不知为何,便说道:“叫他进来。”
     来人名叫郑仁杰。郑仁杰见了朱元璋连忙磕头,自说道:“小人乃奉汉国大将胡廷瑞之命,特来求见大元帅。”说罢站立一边。朱元璋看了看,问道:“他叫你来找我作啥?”郑仁杰连忙回答:“胡大将军素来与陈友谅不和,如今陈氏兵败龙湾,又失江州,难以再起了。胡大将军有意从此投奔大元帅,特派我来向大元帅求降的。”郑仁杰说的全是实话。自从陈友谅在龙湾吃了败仗之后,前方主力被歼,后方的军心也乱了。朱元璋乘胜南下,没费力便又拿下了许多州县,不觉恐慌起来,决定不战自降。只因对投降后的前景,尚有顾虑,又事关机密,所以特派专人前来,先作联络。
    但是,朱元璋并不轻易相信。他想起在攻安庆时,就派人到龙兴向胡廷瑞招降过,但未达目的。此时,他担心其中有诈,想问问刘伯温看怎么办?当着来人的面,又觉得不好问,想了想,便又问郑仁杰道:“你们胡将军既然有意投诚,只管前来就是了,前次已派人向他招降,他却不肯行动,不知到底意欲如何?”“只求大元帅准许一条,就是保留他的军队。”“啊!”朱元璋听罢,把眉头皱了皱,心中暗箱,不对劲啊!既然愿降,却又不准动他的军队,这分明是不怀诚意。想到此,他心头不由得怒火上升,脸色陡然阴沉下来。朱元璋举手刚要拍案发怒,忽听身后“通!通!”响了两声,他一愣楞,受停住了,正要出口的话也咽了回去。
    你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呢?原来这是刘伯温脚踢朱元璋的坐椅,在向他使暗号呢。刚才的对话,刘伯温在一旁听得明白,想得仔细。他判断:胡廷瑞的投降出于真意,要求保留部队,也是可以理解的,无需他疑。于是,他示意朱元璋,要他答应下来。朱元璋是个聪明人,明白刘伯温暗号之意。他马上收敛了怒气,笑呵呵地说道:“中!只要他诚心归顺,我官不动他的,兵不散他的,地盘仍归他据守,只要他听我的军令就行了。”郑仁杰听了,心中大喜,连忙磕头谢恩,说:“谢谢大元帅!待我禀报胡将军,今后一定听大元帅指令,是战是守万死不惧!”朱元璋又写了一封信,对胡廷瑞鼓励一番,交郑仁杰转达,郑仁杰拜辞而去。
    不久,胡廷瑞果然降了朱元璋。真是:
    坐帐轻收胡廷瑞,
    其间还亏刘伯温。
    却说这几日朱元璋正为连连得胜而高兴,忽一日惊耗传来,镇守金华、处州的胡大海、耿再成被苗军所杀,金华与处州相继失守。金、处一失,衢州吃紧,城里城外,谣传四起,人心惶惶。军报传到应天,朱元璋忧郁万分,一来为损失了两员大将哀悼,二来为衢州的安全担心。因此,他又找刘伯温商量:“金、处二州丢了,衢州也怕难保,如何是好?”刘伯温知道,苗军人数虽然不少,但多是乌和之众,难成气候。他不慌不忙地答道:“不要紧,几个苗军叛将,不足为虑,大元帅若不放心,不才愿意前往镇抚。”接着又说:“前因战事倥惚,家母死后,尚未安葬。那里离家不远,准我前去,也可顺便回乡,办理丧事,为公为私,恰是两全。”刘伯温的话正合朱元璋心意,朱元璋顿时大喜,当即拨了一批得力将士,让他带着,星夜赶往衢州。
    却说刘伯温一行人马还在路上走着,消息就已经传到了衢州。城里的百姓议论纷纷,有的欢迎,有的反对。这个消息也传到了刘伯温的家乡青田县。刘伯温家里的人听到这个消息,立即派人前往衢州等候。青田到衢州要比应天到衢州近,刘伯温星夜兼程刚到衢州城外,家里人就迎了上去,告诉他母亲趋势已有数十天了,只因等他一人,至今尚未入土。刘伯温听后,心里十分悲哀,更深感对不起母亲。就在这时,一阵马嘶叫,刘伯温一惊,抬起头见将士们都威武地站在一旁,使他想起自己的使命,便向家人劝说道:“葬母乃一家之事,镇抚衢州则与千家万户有关,我怎么能因一家之事而不顾千家万户呢?等衢州安定了,我一定回去!”说罢,领着将士浩浩荡荡地进入城内。
    刘伯温进了衢州城,守将夏毅正在为苗军谋叛而胆颤心惊。他听说刘伯温到,连忙迎接,接着就向刘伯温禀报说:“如今衢州很不安宁,讹传甚多,人心惶惶,当请先生多多留心。”刘伯温听后,轻松地答道:“不要紧的,我自有办法处置。”他当即命令将士,四方驻守,揭榜安民,自己又亲身到各处巡视,宣扬军威,结果只一天工夫,衢州便安定了下来。接着他又传书各县,说明形势,要求军民人等,安居乐业,休得自忧。就这样,不几日,所属各县也都相继平静下来。消息报到应天,朱元璋得知,心中大喜,忍不住赞道:“刘先生又为我立了一功。”真是:
    有才能安民,临乱何需惊。
    有勇又有谋,胜过百万兵。
    半月之后,大将李文忠奉命征讨苗军,金华、处州两地相继收复。刘伯温眼看四方平复,军民安定,便遣使前往应天,向朱元璋禀报并告假。自己则回老家葬母去了。
    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编辑:销魂掌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中国文成网  主办:文成县人民政府 文成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浙江省工贸职业技术学院 文成县刘基文化研究会
地址:浙江省文成县大峃镇广电大楼11层 QQ:1287162275 QQ群号164096749 电话\传真:0577-67810666
电子信箱:1287162275@qq.com 技术支持:文成县新闻中心
  浙ICP备09016974号-2 浙公网安备 33032802000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