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2019年10月15日 星期二 农历己亥年 九月十七 猪
 
【刘基生平】 >> 后人评说
人品独凛然——刘基的处世态度窥探
来源:刘基文化学习网 浏览:11227 2011-5-29


    刘基是明代的开国重臣,当时虽有显赫的勋业和爵位,但他的处世态度是十分可贵的。由于他能性情刚毅、嫉恶如仇,接物处事,不彻私情,使他终身纤尘不染,廉洁奉公。在封建社会的历代开国勋臣中,是十分难得的。
    明太祖称帝后,欲授刘基为丞相,刘基再三谦让不受,由于刘基不计较爵位,朱元璋改授刘基为太史令和御史中丞。因此,他主动担负了明朝历法的编订,军卫制的建立、朝廷体制的整顿以及金陵皇城的工程设计等。洪武元年(公元1368年),丞相李善长的亲信中书省都事李彬犯了法,按罪当斩首。但李善长要刘基“请缓其事,公不允… ’承旨即斩之,由是与李公大忤”.刘基为的是不徇私情,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而李善长身为丞相,有法不依,要刘基不看僧面看佛面,后来李善长多次在朱元璋面前诬告刘基。不久李善长有事得罪了朱元璋,朱想罢李善长的丞相职务,和刘基商量时,刘基却不计较个人的恩怨,对朱元璋说:“李公旧勋,且能辑和诸将”。朱元璋反问刘基,说李善长“是数欲害汝,汝乃为之地耶”?意思是说,李善长想多次加害于你,你却还为他讲好话,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7刘基说:“调换栋梁,必须先得大树,如果用小木头捆扎起来代替栋梁,大厦马上就会倒塌了”。又有一次,朱元璋想用刘基的好友杨宪为相,刘基说:“宪有相才无相器,夫宰相者,持心如水,以义理为权衡,而己无与者也,宪则不然”。问到汪广洋可否任相时,刘基回答说:“此褊浅殆甚于宪”。再问到胡惟庸时,刘基说:“胡惟庸为相犹如小牛拉车,搞不好就会偾辕破犁,误国败事”。朱元璋听他说这个不行,那个不好,就说:“这样,我的丞相除了你没有别人可以胜任了”。刘基一向知道自已在淮西集团当权的情况下,他要搞好工作是极为困难的,急忙回奏:“臣何敢贪天之功,我嫉恶太深,工作又不耐繁,丞相之职无法戏为之。国内人才众多,只要皇上仔细寻访,一定能求得更加贤能的人才的。”朱元璋一向尊重刘基的意见,可说得上是言听计从,但是这次偏偏不听,象故意做给刘基看似的,依次起用杨宪、汪广洋,胡惟庸为相。这些人的作为,不出刘基所料,也是一个个先后出了问题,被朱元障所杀。后来朱元璋深有感触地说:“满朝有党,惟刘基不党”。从上述几个事例中,可以看到刘基虽然是个封建社会的士大夫,但在工作中却能做到不计较个人恩怨,不避权贵,不以职绚私。这些品德,既使今天也仍可值得借鉴。
    朱元璋称帝后,对功臣的猜疑心理日益加深,使得“浙东”与“淮西”两大开国元勋的矛盾无法缓和。为全晚节,刘基始终不为名利所陷,于洪武四年正月便归隐还乡了。但他忧国忧民之心直至寿终为止。
    刘基老还乡后,朱元璋每逢军国大事,还都派专人到南田征求刘基的意见,刘基总是“条答甚悉”,然后“焚其草”。刘基居家,饮酒弈棋,闭口不谈自己的功劳。当时的青田县令多次慕名求见不得,便改穿农民模样的服装来褐他,刘基正好在洗足,“令从子引入茆舍,炊黍饭令。”当县令把他的身份说明后,刘基立即“警起称民,谢去,终不复见”。由此可见,刘基在还隐故里后,绝没有 居功自傲,横行乡里的韬迹。虽然如此,仍受到胡惟庸的诬告。
    我县南田谈详(即今二源乡朱阳)是瓯、括间较偏辟的山区,由于南通福建,北抵青田处州,东接温州,西达龙泉一带,当时的盐商成群结队经此贩私,以此方国珍余党从中扰乱地方治安,弄得当地鸡犬不宁,刘基提出“请设巡检司守之”。但方氏余党和盐商抗拒不服管理。其时,周广三乘机在茗洋(今玉壶镇东头)集结逃军谋反,奸淫抢掠无恶不作,由于当地父老不得安居乐业,纷纷到刘基处呼安求命。据此,刘基令长子刘琏驰奏其事。刘琏到京后,没有直接向中书省报告,胡惟庸当时修正以左丞掌管各省事宣,因记前憾,从中挟吏诬告刘基。说谈洋,诡称背山面海地有王气,刘基想争夺为墓地,当地乡民不肯给,借口设立巡检司,驱逐百姓等。当时朱元障正极度倾淮西集团,听到这句“争夺王气墓地”的话后,也不分青红皂白,虽没有过分得罪刘基,竟下旨把刘基的禄剥去。刘基预知晚年的灾祸降临,以此主动带着长子到南京向朱元障问安,闭口不辩冤屈,“惟引咎自贡而已”,以表白自己的忠诚和坦率,从而避开“杀身之罪”。
    自朱元璋正式授相胡惟庸后,刘基曾说:“使吾言不验,苍生福也”。以此忧愤成疾,胡惟腐派太医来给他看病。明洪武黄伯生:“胡矛相以医来视疾,饮其二服,有物积腹中如卷石”。病情转重,三月间朱元璋“以公久不出,遣使问之,知其不能起也”,便派人把他送回南田故里。临终前,刘基以《天文书》授给长子刘琏说:“亟上之,毋令后人习也。”又对次子刘璟说:“夫为政,宽猛如循环。当今之务在修德省刑,祈天永命。诸形胜要害之地,宜与京师声势连络。我欲为遗表,惟庸在,无益也,惟康败后,上必思我,有所问,以是密奏之”。同年四月十六日,刘基殁于我县南田武阳故居,终年六十五岁。明史中说,五年后,中丞涂节检举胡惟庸谋反案,并谈到刘基也是胡惟庸害毒至死的事件,胡惟庸被处死刑。后来朱元璋对刘基次子刘璟说:“后来胡家结党,他吃他下了蛊,只见一日来和我说:“上位,臣如今肚内一块硬结,但谅着不好,我着人送回家里,死了”。“那胡家被我杀得光光的了……这些反臣被我废了坟墓,发掘了”。所以史册上都说刘基是被毒害致死的。胡惟庸是朱元璋淮西集团的头目之一,朱元璋对胡惟庸处以极刑,其主要的原因,不单单是为了刘基被毒害致死的事,主要是因为胡惟庸谋反案发,因而受到朱元璋的满门抄斩,所以最后连坟墓也都被发掘了。
   “开国文臣第一,渡江策士无双。”刘基能成其勋业,人们很可能意想他属浙东豪族之类,其实不然,刘基的祖辈及刘基的出生、居家和死都属文成的‘“山头人”。在封建社会里,勋业和爵位往往是决定其私产的多少,但刘基的一生,除有其刚正不阿的品质外,在个人私产方面也是终身不究。
    明正德间,处州知府林富说刘基:“辞封爵而不贪天之功,终身显荣而私产无寸”。朱元璋先后二次要拜相刘基,事实第一次是真诚的,二、三次并无诚意。由于刘基不“贪天之功”,均能避开封爵,在尔虞我诈的封建社会,尤其值得人们感叹。
由于刘基辞封爵,朱元璋在大封功臣时,授给刘基的年禄仅240石(谷),一石十斗,一斗十升,按现市价计算,其月工资最多相当观在的2600元,刘基一家九口,平均每人一月的生活费是290元。而给李善长的禄是2400石,多于刘基的十倍了。在这之前,刘基在出任元末高安县丞,浙江行省都事,浙江儒学副提举时,当时人始终称他是“嫉恶如仇”。恶者,自然包括着贪桩枉法等,但他一直是“有廉直声”,所以“弃官归”。由此观之,刘基虽先后出仕元明,但在 ‘私产”方面,他终是两袖清风,私产无寸。
    纵观刘基祖迁居南田武阳定居后,先后七代祖考,除了刘基的曾祖为遂昌县教谕外,其余均是务农。连同刘基八世,其有关墓葬,除他曾祖的有几块粗石板和两只石马外,其余和刘基的墓在内,全是土草坟。不难想见,刘基虽是一代开国元勋,有其一定的爵位,但他对于“私产”是不讲究的。他没有光宗耀祖的想法和条件,所以祖上的墓无法修缮,连他自己的坟也是荒草一堆。第三,刘基的故里在南田镇武阳,故居已无从查考辩认,没有大的柱墩,更没有所谓府门遗迹。据当地刘氏后裔反映,原故址已开成田。查后,田周围也无大的石板和基石之类。因此刘基当时的住房是极为简朴的,很可能是接近或相同于—般的农居。另外,他在南京也没有私宅,区别于同代元勋“良田千顷,家财巨万”的俗见。
    鉴于上述三点,吴晗同志在《朱元璋传》中称刘基是“浙东大地主”的说法,似乎有所失实。
    总之,刘基处于尔虞我诈的封建社会,由于他的处世态度始终不为名利所陷,使得他的人品首冠明初群勋。犹如沉香水一样,远远至今也还可闻到余香。

   
编辑:销魂掌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中国文成网  主办:文成县人民政府 文成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浙江省工贸职业技术学院 文成县刘基文化研究会
地址:浙江省文成县大峃镇广电大楼11层 QQ:1287162275 QQ群号164096749 电话\传真:0577-67810666
电子信箱:1287162275@qq.com 技术支持:文成县新闻中心
  浙ICP备09016974号-2 浙公网安备 33032802000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