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2019年11月19日 星期二 农历己亥年 十月廿三 猪
 
【刘基生平】 >> 后人评说
佐王成帝师——刘基的“勋业”简介(下)
来源: 浏览:11665 2011-5-29


 

公元1360年陈友谅果然不出刘基所料,野心勃勃,亲率精兵三十万,战舰五千只,攻下太平,进驻采石矶,直逼金陵,势甚嚣张。当时,朱元璋驻金陵守兵仅十万有余。由于双方力量对比悬殊大,故朱元璋军中文武大臣乱作一团:有的主张投降;有的主张放弃应天,保存军力再作计较;有的主张主动出击,一决雌雄…… ,七嘴八舌,众云纷纷。独刘基一人“张目不言”,朱元璋就把他请到自己的卧室,征求意见。刘基说:“依我看,主张投降和逃跑的人,应该杀头治罪,因为他们不看大好形势,专门散布失败的情绪。事实上陈友谅自以为兵强势众,又打了几次胜仗,更是志得意满,目空一切。‘天道后举者胜’,我们就利用他的骄傲情绪,设下埋伏,使计诱其深入,一鼓可破。‘ 取威制敌,以成王业,正在此际’”。朱元璋听了刘基这番独见后,“上大感悟,乃定征伐之计”。刘基此时“勇气奋发,计画立就”,作了极为详尽和周密的“乘东风,发伏击之”的军事部署。首先遣人诈降,使康玉诱陈友谅夜来劫城,并约定陈友谅,至江东木桥边呼“老康”为联络信号。陈友谅不知是计,结果夜点精兵三十万,行至江东桥边,并无木桥,是座铁石桥,使人呼“老康”又无答应。正在疑惑间,又突遇暴雨,四下优兵持神枪、土炮等物齐击,陈友谅鼠窜狼奔,败退至江边。谁知原有渡江用的战船,刘基以计尽将拘掠,止留破船三百只于江边,陈友谅败军争先逃渡,行至江中,又突闻火炮声,破船连人沉没一半多。结果全歼陈友谅的主力军,击毁战舰数百艘,斩首十四万三千多,生俘两万八千,乘胜收复太平,攻下安庆、信州、袁州。挫败陈友谅的锐气,陈也只得带领剩余的伤卒败将仓惶地逃回汉阳。

 

三年后(公元1363年7月)陈友谅重整旗鼓,称百万,再度与朱元璋在鄱阳湖中发生了一场生死存亡的大决战。在这起胜负作用的关键时刻,刘基彻夜不眠,以自己卓越的军事才能,始终和朱元璋在一条船上参予军机,运筹帷幄。一次,他忽然发现水鸟惊飞,刘基预知这是陈友谅的船队集中力量向朱元璋的指挥船开火,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立即拉起朱元璋转移到另一条船上,当他们刚刚换船坐定,原来的那条船已被陈友谅的炮火打得粉碎。当时陈友谅在高处看到朱元璋的指挥船已被打沉,大喜过望,不料朱元璋仍在指挥战斗,士兵越战越勇,最后大败陈友谅,陈也在这次水战中败死。这次战争是我国历史上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战例,历史上称为鄱阳湖之战。

     

    刘基跟随朱元璋“屡从征伐”,东征西战,使得父葬母丧也不能回家吊唁。先后八年,以自己杰出的军事才能辅佐朱元璋,顺利地“西平江汉(指陈友谅)、东定吴会(指张士诚)、席卷中原(指元朝),群雄归命,混一四海。”朱元璋称这是“大抵先生之策也。”还经常称刘基是“每遇急难,勇气奋发,计画立就,俦辈莫能测也。”“至于启沃运筹定计遣将,所言皆验,所向无前,则未有出基之右者也。”“谋无不用,用无不效,卒成天下大业,厥功伟哉。”刘基帮助朱元璋统一全国,创建了明朝,他原在军事和政治上的预见,已经得到了完全的证实。明武宗正德九年十月十九日《赠太师谥文成诰》文中称刘基是“慷慨有志,刚毅多谋。学为帝师,才称王佐”。当然,今天我们不能过高地估价刘基在历史上的作用,但是,也决不能抹煞他对中华民族的应有贡献。

 

洪武初定天下,刘基向朱元璋奏立军卫制:“训练军士以卫京师,置京营,隶元帅府。己而改五军营,曰中军,曰左掖,曰右掖,曰左哨,曰右哨,是为五军,隶都督府。五都督握兵藉而不与调发,兵部得调发而不治兵。论者谓五军营有六善焉。一军有变,四军足制,一善也。徒御既寡,训练易施,二善也。人自为将,各爱士卒,三善也。彼此相形,争先策励,四善也。分数画一,行伍不乱,五善也。彼此相依,声势相倚,六善也”。《天府广记》。刘基这一军卫制,对加强明初的军事卫戍管制是起了至关重要作用的。

 

刘基在军事上的杰出成就,与他凝结在《百战奇略》一书上的著述是一致的。

   

   《百战奇略》是刘基根据军事、政治、经济和自然诸条件分类辑编的,共有百题。它的内容结构,明代李赍在《百战奇略》序中说得很清楚:“其命名之法,多取《孙武子》《五经》《七书》,盖以《孙子》为经,百法若传,每法既知其所以,复引古将帅所行之有合者,证之,可谓极用兵之妙。”无谷:“是他把读《武经》扎记结合读史心得整理而成的。虽然书中的内容多是辑录而成,但是经他精心选择和重新结构,面貌一新,已是新的军事著作。”再看书中的标题,前后都相呼应。如“劳战”与“逸战”,“分战”与“合战”;“先战”与“后战”;“强战”与“弱战”等。在具体内容方面,每战正文先解题,次谈用兵之法。如.“先战”与“后战”,《先战》:“凡与敌战,若敌人初来,阵势未定,行阵末整,先以兵急击之,则胜。法曰:先人有夺人之心”。在这《先战》之后,援引《春秋》战例作为反证,原文是《春秋》;“宋襄公及楚人战于泓。宋人既成列,楚人末既济。司马子鱼曰:‘彼众我寡,及其未既济,请击之’。公弗许。既济未成列,子鱼复请,公又不许。及成列而战,果败。”

 

《百战奇略》成书于距今六百余年的封建时代,收集的又是从先秦到五代一千六百八十年间散见于史藉中的军事资料,内容当然是陈旧的;但是书中的某些基本思想,即使在今天来看,大体上还是好的。例如《忘战》:“天下虽平,忘战必倾。”(在和平形势下忘记敌人存在,定吃大亏)《备战》:“有备不败。”(只要充分准备,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后战》:“后于人以待其衰。”(敌人攻来等他士气低落,再反击它)。《怒战》:“杀敌者,怒也”(只要士气旺盛,就能坚决消灭敌人)等等。

 

以前所见的《百战奇略》都是手抄本,并极为罕见,这是有其原因的。据洪武《诚意伯刘公行状》载:“公未薨前数日,乃以天文书授琏,使其伺服阕进,且戒之曰:勿今后人习也。”由此可见,刘基在临终前几日,是把天文书和秘藉授给大儿子刘琏的。由于刘基的遗著久已引起明王朝的重视,《刘公神道碑》载:“监察御史李铎,以上旨来取其现象玩占诸书,孟藻即日出书石室中。”“且圣求公遗书,诏使临门乃滕乃索献于帝阙。”朱元璋是久已重视刘基的遗著的,因此派人取进宫去占为已有了。民间既使有妙本,也很可能是从宫廷中逐于传抄出来的。

 

我们所见到的《百战奇略》是据清代咸丰年间刘淮抄本转抄的。刘淮的抄本可能有好几部,其中一部流散到北京古旧书店。据查,我县所藏的刘淮抄本《百战奇略》原存南田刘祝群家中,1935年秋被国民党十八军李俊营的营副黄传琛强借而去。后经刘祝群追索,黄传琛于次年春将原抄本寄回,但已被烧一洞,烬痕有数寸。同年(1936年),陈诚回青田时,刘祝群将此事告诉了陈诚,陈诚要去被毁的原抄本,说是“欲证黄传探毁损之罪。”陈诚取去,交抄官另录副本交还刘祝群。尔后,刘祝群多次函索黄传深转抄的完本,1957年黄传琛自江山来信,说完本藏在南昌家中,待以后寄还。不久传来消息,黄传探以他事被处死。此后,陈诚拿去的被毁原抄本与黄传琛藏有的完本转抄本都无下落了,只剩下陈诚的抄官据被毁原抄本转抄的一本了。这一本一直保存到解放初,后来又长期下落不明。一九八二年十二月,我们见到长春市古籍书店《百战奇略》铅印本,大概即是以原刘淮抄本复制。

 

根据无谷同志说,除《百战奇略》外,还有一卷《百战奇法》,书名仅差异一字,却是同书而异名。但在《中国历代兵书现存书目》和《中华丛书综录》诸书中,已有著录,撰人皆题刘基。但与《武经总要》中无名氏撰的《百战奇法》,撰者为何会相差两朝呢?这与刘基出生于元武宗四年,卒为明洪武八年有关的。因为刘基经历了元末明初交错的两个朝代,并且都做过官,这是著录两朝人的原因。既然书是同一个内容,那么撰书者自然是刘基了,这是不会错的。

 

总之,刘基的文韬武略,帮助朱元璋成功地剪灭群雄,北伐中原,使之有“混一四海”的明代江山。由于功绩卓著,他的勋业很值得珍视与研究,而《百战奇略》正是窥探刘基军事思想的重要著作。《百战奇略》就如《郁离子》一样,是同样值得一读的书。


   
编辑:销魂掌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中国文成网  主办:文成县人民政府 文成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浙江省工贸职业技术学院 文成县刘基文化研究会
地址:浙江省文成县大峃镇广电大楼11层 QQ:1287162275 QQ群号164096749 电话\传真:0577-67810666
电子信箱:1287162275@qq.com 技术支持:文成县新闻中心
  浙ICP备09016974号-2 浙公网安备 33032802000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