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2019年11月19日 星期二 农历己亥年 十月廿三 猪
 
【大众刘基】 >> 作品鉴赏
《郁离》解读之《鸟鸣于庭》
来源:《钱江晚报•人文晚潮》 浏览:6782 2011-5-29


鸟鸣于庭
  吴王夫差与群臣夜饮,有鵋鸣于庭,王恶,使弹之。子胥曰:“是好音也,弗可弹也。”王怪而问之。子胥曰:“王何为而恶是也?夫有口则有鸣,物之常也,王何恶焉?”王曰:“是妖鸟也,鸣则不祥,是以恶之。”子胥曰:“王果以为不祥而恶之与?则有口而为不祥之鸣者,非直一鸟矣,王之左右皆能鸣者也。故王有过,则鸣以文之;王有欲,则鸣以道之;王有事,则鸣以持之;王有闻,则鸣以蔽之;王臣之顺己者,则鸣以誉之;其不顺己者,则鸣以毁之。凡有鸣必为。故其鸣也,能使王喜,能使王怒,能使王听之而不疑。是故王国之吉凶惟其鸣,王弗知也,则其不祥孰大焉,王胡不此之虞而鸟鸣是虞?夫吉凶在人,禽兽何知,若以为不祥,则虑而先为之防,求吾阙而补焉,所益多矣。臣故曰是好音也。” (明·刘基《郁离子》)

耕斋点评
  吴王夫差同群臣夜饮,听到一只鵋鸟在院子里鸣叫,非常厌恶,让人用弹弓打走它。国相伍子胥说:“这是挺好听的声音,不要打它啊。”吴王诧异,问他为何。伍子胥说:“凡是有口的就会鸣叫,这是动物的常态,您为什么厌恶它呢?”吴王说:“这是只妖鸟啊,它一鸣叫就不吉祥,所以厌恶它。”伍说:“您果真认为它不吉祥而厌恶它,那么有口而发出不祥鸣叫的,就不只是这一种鸟了。大王的左右大臣都是能鸣叫的呀。您有了过错,他们就用鸣叫来掩饰;您有了贪欲,他们就用鸣叫来诱导;您想干事,他们就用鸣叫来支持;您有所闻,他们就用鸣叫来掩蔽您的视听。对顺从自己的王臣,他们就鸣叫赞誉他;对那些不顺从自己的人,他们就鸣叫诋毁他。凡有鸣叫就必定有目的。因此那些鸣叫有的能使大王喜欢,有的能使大王发怒,还有的能使大王听了而不怀疑。所以大王国家的吉祥凶祸都被这些鸣叫声代替了,大王根本不能察知。这同那鸟鸣的不吉祥相比,哪个大呢?大王为什么不忧虑此事,而只忧虑鸟鸣呢?吉祥凶祸在于人,禽兽能知道什么呢。如果认为不祥的,就应该考虑并预防它,找出自己的缺点并弥补它,所得的好处就多了。我因此说这鸟叫是好听的声音啊。”
  如果说左右宵小的阿谀奉承是一种信息误导,那么庭中的鸟鸣,就好像是正确的舆论监督。
  伍子胥是一员武将,因父兄为楚平王所杀,逃到吴国,辅佐吴王富国强兵,转战经年,终于攻克楚都郢城。得胜后,伍子胥将楚平王的尸体拖出坟墓,怒鞭三百下,终究得以“十年归报楚王仇”。读史至此,不由神往,想不到这样一位血性男儿,对舆论监督的作用,倒有如此清醒的认识。
  此后数年,吴越交战,越惨败于吴国。吴王夫差急于图霸中原,应允了越之求和。伍子胥预见到越王勾践图谋东山再起之心,力谏应乘势灭越。夫差不采,坐视越国自大。伍子胥知道吴必为越所灭,为避祸而将儿子寄养到齐国,反遭太宰伯嚭诬陷,被逼自杀。“我死了,请把我的眼睛挂在姑苏城的东门上,让我看看越国的兵马如何攻破吴国的都城!”伍死后仅十年,越灭吴,终如其所言。
  力谏夫差要听“好音”避谗言,经历了楚王斩杀父兄的惨剧后,伍子胥却仍然逃不出吴王身旁奸臣的谄害,不亦悲乎!

   
编辑:销魂掌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中国文成网  主办:文成县人民政府 文成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浙江省工贸职业技术学院 文成县刘基文化研究会
地址:浙江省文成县大峃镇广电大楼11层 QQ:1287162275 QQ群号164096749 电话\传真:0577-67810666
电子信箱:1287162275@qq.com 技术支持:文成县新闻中心
  浙ICP备09016974号-2 浙公网安备 33032802000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