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2019年11月20日 星期三 农历己亥年 十月廿四 猪
 

刘基生平】 >> 刘基交游
 ※  刘基好友:“石羊先生”先生徐明德  2011-7-11
 ※  刘基羁管绍兴时的交游及创作  2011-7-11
 ※  刘基与文成二叶  2011-6-28
 ※  刘基与萧山的文学因缘  2011-6-24
 ※  刘基和绍兴  2011-6-24

[1] 转到
刘基好友:“石羊先生”先生徐明德
来源:网络 浏览:9739 2011-7-11


     车过新登,上碧湖桃源,则景色为之一变:青山绵绵,碧水泱泱,明静如镜的碧湖,两岸夹山,车在山边行,景在水中移,仿佛真的置身于世外桃源了。行十数里,则为古三溪口镇,因有从万市而来的主流葛溪与从贤德及枫林而下的三条溪水合流而名,但现已被碧湖淹没无存了。再顺着葛溪上行就到达了石羊坞,也就是著名隐士“石羊先生”的世居地了。
   其实小时候也常常来这里,但那时的印象也仅是一些浮浅的表面的了解,直到读大学时,看过了《新登县志》才知道这里曾隐居过一位名士“石羊先生”,此后每次路过,都常常会留意这里钟灵毓秀的山色。
    据《新登县志》记载:“石羊先生”姓徐名明德,字德卿,号明斋,元朝时人,年少时受业于宿儒、奉化任叔实门下,博学多才,通晓经济,但心志高傲,看到元朝统治者的民族歧视政策以及官场的腐败黑暗,决意不参加科举考试;随后空负满腹经纶,云游各方,过桐庐严子陵钓台,仰慕严先生的高风亮节,作文祭奠,建德路总管府长官因慕其名,以礼相聘不就;他的好友、江浙行省参政周伯琦也举荐他任馆职,被他断然谢绝:“有田可耕,有书可读,我将寄傲东轩,何事官为!”元末农民起义军领袖陈友谅多次延聘他,徐明德洞察到陈友谅不可能成就大业,又惧怕他胁迫,于是归隐于今洞桥镇石羊村,筑茅庐于石羊山下,自题其庐曰“闲居室”,隐姓埋名,人称“石羊先生”。时人王谦曾撰有《闲居室记》,可知石羊先生在当时就负有盛名,当然“石羊先生”的声名远扬还与明初功臣刘基有较大的关系。刘基字伯温,浙江青田(今文成县南田镇)人,为浙东四儒之一,早年曾造访过徐明德,两人多有交往。至正六年(1346)刘伯温作《丙戌岁将赴京归途中送徐明德归镇江》诗:“那堪远游子,复送欲归人”、“论文应有日,话别莫悲辛”,可看出两位游子的情谊。后来刘伯温在他所著的《郁离子》一书中,还有两个篇幅:《石羊先生》和《石羊先生自叹》,都是专述石羊先生徐明德的,在他的笔下石羊先生完全是一位知识丰富、但又愤世疾俗的得道高人。
    “石羊先生倚楹而叹曰:‘呜呼!予何为其生乎?人皆娭娭,我独离离;人皆养养,我独罔罔。谓天之弃之乎?则比人为有知;谓天之顾之乎?则何为使予生于此时?时乎命乎,我独于罹;东乎西乎,南乎北乎,吾安所归?……’”这是仁人学士不得志于世而又无可奈何的悲号之声,大有屈原《渔父》“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之意。在黑暗腐败的社会中,清醒者要比糊涂者更痛苦,更难过,唯一解脱的办法只有消极地逃离这个社会,免得随俗俯仰,以玷污自己的清白。徐明德自吟的《醉书闲居室壁》诗就是这种心态的写照:
石羊山高青插天,闲居筑傍山之前。
平生爱读书几卷,或时自去耕春田。
浮云富贵亦易取,扪虱搔痒独不便。
呼儿且享现成乐,一饮一斗歌两篇。
君不见朝骑白马黄金鞍,
暮来物议遭笞鞭,
何如不受拘束懒散如神仙。
    从徐明德仅有的留传下来的这首诗篇中,可以看出他的为人处世,其实这也折射了中国文人的处世哲学,读书人的理想是入仕为官来实现治国齐家的抱负。“浮云富贵亦易取”,要掠取功名富贵,对于徐明德来说恰如是探囊取物,但这样灯红酒绿的官场,不是自己的目标。面对黑暗的社会,腐败的官场,特别是元朝统治者的民族歧视政策,生不逢时的悲叹,就只有痛苦无奈地选择隐退,表面上看来是过着散漫惬意的遁世生活,“一饮一斗歌两篇”,“何如不受拘束懒散如神仙”,那样一种傲然特立的心境和置身物外的心态,而这实际上是世风日下之时,知识分子的无可奈何与悲愤疾俗。
    每当经过石羊山下时,就会不期然地想起“石羊先生”徐明德来,正如他过严子陵祠作祭文一样,我也想作文一篇,但我没有曹子建的八斗之才,只能引用北宋文学家范仲淹《严先生祠堂记》中的名言:“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不过这几句赞誉语,用到石羊先生身上倒也是贴切不过的了。

   
编辑:销魂掌
返回顶部↑

 
版权所有 中国文成网  主办:文成县人民政府 文成县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浙江省工贸职业技术学院 文成县刘基文化研究会
地址:浙江省文成县大峃镇广电大楼11层 QQ:1287162275 QQ群号164096749 电话\传真:0577-67810666
电子信箱:1287162275@qq.com 技术支持:文成县新闻中心
  浙ICP备09016974号-2 浙公网安备 33032802000107号